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维码

左大培

左大培演讲:发展国有企业 应对财政危机下的经济衰退

发布时间:2015-09-17 来源:国企新闻网作者:左大培

(注:这是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左大培 10月21日在“2011中国国有经济发展论坛”发表的演讲实录)

 
“2011中国国有经济发展论坛”现场直播:
 
http://www.chinasoe.com.cn/2011_gq_forum/
 
 
左大培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左大培:谢谢大家!今天到这个场合来,我来谈谈我个人的一点看法,最近这几年,其实有两三年了,我在集中精力研究企业的筹资,最后发现一大套金融的东西,可以说资本主义市场经济里头金融的一些特征,这些特征我得出的结论是很负面的,就一句话,有人老讲市场怎么好,但是仔细研究完金融之后,我个人的判断就是资本主义的金融体系,特别是自由市场式的金融体系是一个很坏的东西。它往往要造成崩溃,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经常讲的,经常会发生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今天我讲的东西从金融角度讲,题目和原来报的题目稍有不同,不是国有企业如何应对,而是我们要大力兴办和发展国有企业,以便应对财政危机下的经济衰退。
    从宏观经济和金融的角度来讲,在讲这个问题之前,先讲一下最近这些天的热点新闻,我看现在全世界最大的热点新闻应该是两个。一个是欧洲的债务危机,我今天讲的重点就是欧洲债务危机,还有一个是所谓有名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这里有个非常奇怪的现象,我必须把它点出来,就是占领华尔街运动开头人不太多,但是确实非常厉害地反映了民意,民众说我们是99%,所以这个运动越来越强,全世界弥漫。中国对它的报道很弱,这也不能怪中国,因为有名的西方媒体特别是美国媒体,开始对华尔街运动很冷淡,几乎不报,为什么?而且中国很奇怪的是什么呢?中国不报,据我听说是有点原因的,当然咱们领导怕动乱,你一搞几百个人在那安营扎寨,领导出于安全,不想宣传,可以理解。但奇怪的是中国所谓的市场化媒体竟然对它的热情也很低,为什么从西方的主流媒体到中国从官方来说不是主流,但是总以主流自居的那些市场媒体,对占领华尔街运动想把它淡化,为什么?他们都是资本家的走狗,金融资本家的走狗。鲁迅说你们即使没有一个具体资本家给你出资的话,你也是丧家的资本家的走狗,见了所有的资本家都撒欢,见了所有的穷人都狂吠。他们对占领华尔街的穷人采取漠视态度,真是资本家的走狗,因为占领华尔街的运动触及到了现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最核心的东西,触动了资本家的痛处,凡是愿意自愿给资本家,特别是给美国资本家当前驱的媒体都要淡化它。
    占领华尔街运动,群众的要求对不对?非常对,他们现在才占领华尔街,我觉得太晚了。为什么呢?因为老百姓不懂经济,也不懂金融,我相信占领华尔街的99%都不懂金融,但是他们有一个直觉,现在经济衰退了,我们的房子都被人抢走了,可是那些资本家他们怎么都继续暴富呢,不仅继续富,而且好象还在继续暴富。搞倒了雷曼兄弟的那位名字我记不住了,因为搞倒雷曼兄弟必须退休,但是退休必须拿走一两万亿美元,搞跨了企业你怎么不负责任,你还能拿走一两万亿美元,我们都下岗了,所以老百姓愤怒。为什么出现这个格局?我就简单告诉你,这是美国式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美国式的金融体制必然的结果,必然的产物,投机炒作炒作垮了,但是现在美国式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早就把后路都弄好了,人家法律条文都弄好了,企业倒闭了,这些金融资本家都暴富去了。
    老百姓的愤怒可以概括为一句话,美国式的英国式的所谓的市场经济是一个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不仅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而且是金融投机家操控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这种投机资本家操纵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代表就是投资银行,但是真懂投资银行的人,咱们认为本身上他们和咱们发改委干的活一样,投资项目他都在那做。但是这里有一个核心的差别,国家纪委做这些事,至少名义上还按照人民利益来做,但是资本家就是捞钱,国家发改委有可能攻击政府腐败,他再腐败不可能像投资银行那些人捞那么多钱。所以我听说中国高官的孩子都跑去投资银行去了,那比倒任何东西都赚钱。就一句话,有任何好处都归了他们少数私人,而且还不是投资者,这就是美国的金融体系。这个体系炒作到最后垮掉了,很简单,豪赌必输,最后破产了,破产了怎么办?他让全世界人民承担代价。在魏纪中为了挽救金融市场,英美政府救市,不断地向各个银行注资,你一投机炒作,把私营的银行搞垮了,然后政府出资,用自由派最爱讲的话,用纳税人的钱去救市。最近他说退出了,流动性危机过去了,他退出了,但是不管怎么样,国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是我们中国人说的这句老话,市场经济全球统一,你造成了巨大亏损的人要负担责任,华尔街的金融家都负了什么责任,我们只看到他们一个个仍然是脑满肠肥,顶多是退休了。咱们中国你把一个国有企业搞垮了,动不动部门还要去审计一下,全世界谁审计他们?从这我们就看到,鼓吹私有化的人都是什么人?前些人有些人大肆鼓吹要向美国学习私营经济,在美国的金融体系融资里头,投资银行是打头的,最后就是走美国这条路。阶级斗争,金融资本家们要把世界上的一切财富都聚集到自己手上,而且要把政府变成他掠夺财富的工具,金融危机刚爆发的时候,美国经济学家指出其本质,我们叫美利坚合众国,这个和传统的计划经济有一个差别,亏损国有化,盈利私有化,亏损都让国家承担,盈了利全归私人。那帮资本家是稳赚不赔。
    华尔街运动,我们政府有压力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我们前些年的政策也在走那条路,那条路已经走到怨声载道,确实我也害怕,不要哪一天人们在那号召,全世界的人响应,全世界的人都占领华尔街运动。如果你不早早停下来,还照着美国那条路走,这个结局是不能避免的,连美国都没有避免,中国怎么能避免?必须停下来。你看现在全世界如果在投资融资的领域里头没有一个很强大的国有部门的话,那么这样一个经济现在的市场经济,最后就一定要走英美式的那种投资银行的道路,没有例外。欧洲国家的市场经济模式和美国很不一样,但是他们不一样,他们有一个很大的国有部门,这个国有部门到什么程度,比如法国,法国是衰退的时候政府想办法加强国有部门的投资,越是衰退越大力发展国有,为什么?因为整个经济需要,需要大力发展国有经济来应对财政危机下的经济箫条。
    我再讲另一个现象,就是现在欧洲债务危机,我们知道主要是欧洲政府的债务危机,自由分子就说不行,他借了过多的债务,结果导致了整个的危机。但是回答很简单,欧洲债务厉害的地方恰恰是国有经济不行的地方,是国有企业不行,我们得分清这个,国有经济和国有企业。欧洲的债务本质上是政府的福利开支的债务,政府的开支主要用在了福利上,这个我不举具体数字,跟欧洲打交道的都知道,欧洲政府福利占GDP比例有多高,但是他们恰恰不搞企业,单纯搞福利。你如果政府筹来的资是搞福利开支的话,支出去的一块钱就是一块钱,不可能收回,因为政府的福利开支本身就是不能收回的。但是如果你政府筹来的资是搞国有企业,进行国有企业的投资,说实话这个国有企业再没有效率,再亏损,我们知道一般企业亏损到一半,投资一块钱,亏损五毛,这已经是很糟糕的企业。我们很多国有企业累计上来说,不仅把投资收回了,而且是大量收回。即便糟糕的花了一块钱,还会收回五毛钱,欧洲国家因为他只搞大量的福利,不搞国有企业,所以花一块钱,政府就多一块债务。我如果投资是国有企业投资的话,咱们现在中国需要投资的地方多了,今天没有时间,不说了。投资国有企业即便亏损五毛钱,还剩下五毛钱,我们对国资委的要求是至少要把全部投资收回来,哪怕收回95%,这个亏损比福利亏损要少多了。为什么强调这个?因为现在全世界都需要政府花钱,特别是欧美国家总需求严重不足,需要有个花钱的地方,需要政府花钱,但是欧洲的债务危机把欧洲国家花钱的道堵死了。进行开支花钱的还有别的道,就是美国这样的国家,但是我们知道美国原则上讲和欧洲处于一样的债务危机,因为两党在那打架,不许政府增加开支,结果美国也扩张不了需求,要中国扩张需求,由于我们中国片面迷信市场,实际中国的需求是不旺的。让中国给全世界提供需求,等于让中国的企业没法活,所以现在全世界面临经济箫条,市场经济中的经济箫条来源于需求不足,凯恩斯主义者强调政府干预,但是现在的问题是,自从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市场已经长期低迷,盈利前景低迷的情况下,扩张性的货币政策往往没有扩大总需求的作用,货币政策这条道玩不通。我们看看美联储,美联储我们通常管它叫基础货币,美联储在08年危机之后,基础货币两三年里增加了几倍,通常我们说货币增长了几倍,物价要成倍上涨,但是美国物价没有上涨,因为总需求不足。凯恩斯是明确反对社会主义的,反对国有经济的,但是凯恩斯通论里讲了一大套道理,他说我希望政府承担投资的责任。政府承担投资的责任,就是财政要扩大开支,当然是主张财政投资。
    我们要知道二次大战后,英国出现了很强的国有化,英国经济长期低迷。宏观经济学家也有标准的说法叫流通性陷阱,由于这些原因,扩张性的货币政策往往没有扩大需求的作用,总需求没有好好刺激起来,金融泡沫出来了,最典型的现象就是股票价格和房地产价格暴涨。整个需求拉得还不够,现在确实拉起来了,连物价都上来了,但是第一步是先把房地产价格弄高了,老百姓更是怨声载道。而且长远来说,它可能造成金融市场一个更大的振荡,当然更大的振荡最终就会导致更加严重的危机。在严重的经济箫条下,其实增加政府采购是最好的办法,欧洲的债务危机,现在是需要政府扩大财政开支的时候,但是政府不能增加,因为政府已经负了更多的债了,扩大财政开支的话,要增税,增税本身是有降低需求的作用,最好是不增税,光增加开支,但是要筹资,上哪筹资,所以人们不买国债。
    欧洲金融市场已经到什么状况?借新债还老债,现在的问题是能不能借到新债,如果借不到新债,就还不了老债。你要不让我借新债的话,我就不还老债,但是不还老债的话,股票市场全部完蛋。欧洲当前陷入的就是这样一场危机,从这个角度看,及早发展国有企业,恰恰是摆脱这种困境一个很好的办法。政府对国有企业投资和对其他的投资,一般开支没有直接的资金回报,福利开支是花一分钱就扔出去一分钱,绝对收不回来。而投入国有企业的资金即便有亏损,也会多多少少有一些直接的资金回报。我们现在需要的主要还不是增加福利开支问题,是需要增加整个政府的总需求,哪怕是通过投资,对生产行业进行投资来增加总需求,特别是欧美国家增加总需求,就会让经济至少摆脱高失业的状态。因此,经济箫条时,大力发展国有企业是一举两得的好办法,防止政府陷入财政危机,我的发言就到此结束。
      我最后补充一点,中国政府如果这样做了,那不是中国的创造,实际上欧洲国家,特别大陆的欧洲国家一贯的做法,法国每一次到箫条的时候,他恰恰越是箫条的时候,政府越是大力发展国有企业,大力向国有企业投资,很简单,拉动总需求,通过对国有企业投资,拉动总需求,当然经济繁荣的时候,政府支持国有企业力度反而小点。法国一直在这样做,法国很多大企业都是国有的或者起码是国有参股、国有参股,德国干这个事都是家常便饭。好象德国的中央银行竟然还持有了大众汽车25%的股票,美国中央银行要早这么做,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中央银行发货币给国有企业,进行投资,这个正是现在需要做的时候。我就讲这些。谢谢!
 
 附:
“2011中国国有经济发展论坛”在北京开幕
 
http://www.chinasoe.com.cn/news/soe/2011-10-21/12732.html
 
10月21日,由吉大中国国有经济研究中心、中国恒天集团有限公司、《国企》杂志社联合主办,吉林大学经济学院协办的“2011中国国有经济发展论坛”在北京开幕。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侯云春,中央政策研究室党建局副局长、中央党建领导小组秘书组副组长唐方裕,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左大培,联合国助理秘书长乔莫•桑德拉姆(Jomo Sundaram),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张宏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管理学院教授韩德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周新城,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程恩富,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经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江涌,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杨斌,吉林大学中国国有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汤吉军等专家学者将发表演讲。
 
另外,论坛邀请了美国、日本、韩国等国的学者和企业家,他们将就国有企业与市场经济、国有企业与中国模式、国有企业与世界未来发展等核心议题与中国的学者和企业家进行面对面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