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维码

中国历史

邓力群及时向党中央报告新疆军事动态

发布时间:2017-03-27 来源:乌有之乡作者:郭谦贵

邓力群抵达伊宁后,广泛接触了新疆三区政府和民政军的领导人,包括迪化地下进步组织的负责人,在他们的帮助下,邓力群对新疆地区敌、我、友三方面及新疆三区的情况有了比较充分切实的了解。在详细掌握各类素材的基础上,邓力群及时向党中央和毛主席反映了新疆以及新疆三区各方面的政治经济军事情况。新疆三区领导人的意见和要求也报告了党中央,为党中央解决新疆问题提供了比较可靠的决策依据。

  邓力群及时向党中央报告新疆军事动态。

  一、1949年8月20日电报。

  在和阿合买提江等人最初三天的谈话中,他们向邓力群全面介绍了新疆和新疆三区的情况。邓力群整理后第一时间(8月20日)把有关军事情况电告给党中央。

  报告的主要内容是:国民党在新疆的驻军马步芳部的兵力、装备、驻扎地点、部分军队已向内地和敦煌方向撤退的情况;国民党西北军政副长官兼新疆警备司令陶峙岳的情况(当时陶峙岳想起义,又怕部下不服,不敢有行动上的表示,其部下也想起义,又怕陶峙岳不听,消息没有沟通);英美势力自动从新疆撤出的可能性极小,他们正在策动一个阴谋,即在国民党马步芳的军队全部撤出新疆、人民解放军向新疆推进时,在南疆策动民族分裂分子打起“民族独立”的旗帜。

  电报中还简要报告了新疆三区民族军的兵力、驻扎地点、编制、武器装备和交通运输情况。电报中邓力群还向中央报告了新疆境内其他武装的基本情况,并特别介绍乌斯满的兵力数量及其动向。(乌斯满,哈萨克族,一个小部落的头目,曾组织一股武装力量反对盛世才,一度支持过新疆三区革命,1946年,经新疆三区推荐,任新疆联合省政府委员兼阿山专员,后反对三区革命。新疆和平解放后,他纠集部分土匪组织武装叛乱,1951年2月19日,被人民解放军俘获。1951年4月29日,经人民法庭审讯并举行公审后在迪化被处决。)

  二、迪化地下进步组织负责人罗志谈到的军事情况。

  8月20日,罗志从迪化赶到伊宁。在22日邓力群和罗志的谈话中,他谈了迪化近期军事政治情况。

  关于军事情况。罗志首先谈到,国民党政府代总统李宗仁不久前密令新疆中央军和各军事机关,由于华南战事自顾不暇,无力顾及新疆,要新疆自己计划撤退。国民党军整编78师已经全部撤往陇西,南疆也有部分开始撤退。我当即问罗志,这个情报是否确实?他说,有人亲自看到了李宗仁的密令。同时,国民党西北行辕命令新疆军事供应局将存在新疆的军火全部运往兰州,他们用15—20辆大卡车运了10个昼夜,已经全部运走。从这个方面也证实情报是确实的。

  第二,马步芳部驻新疆的骑五军(当时已整编为骑一师)已经有三分之二调往内地,但军长马呈祥仍在迪化,并在新疆各地拉拢国民党其他派系军事力量及其长官。在骑五军内部,马呈祥利用宗教和亲属关系进行统治,进步回族干部几次打入其内部都告失败。

  第三,国民党在新疆的中央军和马家军战斗力较强,总兵力不超过3—4万人,且住地分散,不能集中,加上交通不便,行动迟缓。罗志还介绍了国民党军驻新疆其他的派系、战斗力及其简要历史,并谈到已经被陶峙岳调至东疆的叶成(时任整编78师师长),认为他最反动,坚决反对局部和平。罗志还介绍了他和地下进步组织在中央军士兵和下级军官做宣传工作的情况,以及中央军“士兵厌战、士气不振,愿起义和投诚”的情况。

  第四,陶峙岳和鲍尔汉的情况。天水解放后,陶峙岳从兰州回到迪化,曾和新疆警备副总司令兼南疆警备司令、整编42师师长赵锡光在焉耆见面,商讨局部和平问题,并向各方面进行工作。罗志说,陶峙岳如果能争取赵锡光,南疆可以争取过来两个旅。新疆省政府主席鲍尔汉通过新疆保安副司令张凤仪正在进行扩大力量的活动,他想扩充两到三个保安团,现在还没有实现。

  8月23日,邓力群把罗志谈到的军事和政治情况报告给党中央。

  三、1949年9月4日和9月9日电报。

  1949年9月2日晚,邓力群见到了刚从迪化到伊犁的苏联驻迪化副总领事叶谢也夫和阿里斯托夫领事。叶谢也夫带来了一份国民党军1949年7月以前在新疆的兵力部署和团长以上军官姓名的材料,他把这份材料给了邓力群。这是一份比较准确、全面反映国民党在新疆驻军情况的材料。

  1949年9月4日,邓力群把材料整理后电告中央。邓力群在这封电报最后说,国民党军的兵力和部署“8月以后又已有新的变动,其中骑一师(即前一电报提到的马步芳部驻新疆的骑五军)大部已调进甘肃,绥来(整编74师师长叶成的部队)驻军近亦开始局部调动”。

  9月4日的电报发出后,新疆国民党军的动向发生了急剧变化:一是马呈祥、叶成的军队开始撤退,并且预定9月10日撤完;二是国民党军驻南疆莎车的一个炮兵团在7日正式起义;三是鲍尔汉的代表在8日到了距离迪化100多公里的玛纳斯前线,并代表鲍尔汉正式提出要求,在国民党军撤退后的三天内,新疆三区的民族军不要进军。

  新疆三区方面估计,国民党军撤退后,这些地区将出现严重的无政府状态,而各民族的反动分子和反动武装如乌斯满等将利用这个空子挑拨各民族关系,如果处置不当,可能会发生社会秩序混乱、民族之间互相抢劫与残杀的情况。无政府混乱局面如果不能迅速制止,将对人民的生产和财产产生不利影响。

  为防止上述局面出现,新疆三区提出了两个方案:一是随着国民党军的撤退,命令民族军跟进接防;二是在国民党军撤退后,民族军派出少数部队和一定数量的干部去接收政权,组织临时政府,维持社会治安。他们认为,无政府状态多延长一天就多一天的坏处,因此再三迫切地要求邓力群请示党中央采取什么妥善办法,并且希望能在1949年9月10日得知中央的指示。

  1949年9月9日,邓力群将上述情况电告中央,并把陶峙岳、鲍尔汉同意起义投诚这一极其重要的消息也报告了党中央。

  党中央和毛主席对此迅速做出反应,10日,毛主席电告彭德怀,“陶峙岳、赵锡光等已准备与我们和平解决,新疆主席包尔汉,已派人至伊犁附近接洽和平谈判,我们已令邓力群率电台日内进驻迪化。故新疆已不是战争问题,而是和平解决的问题”。党中央和毛主席原准备派三四个军进疆,后来实际上派了两个军。人民解放军进军新疆军事部署的改变,与党中央和毛主席及时准确地了解了上述军事情况有关。

  苏联对新疆三区的影响十分深远。用邓力群的话说就是没有苏联的帮助,三区革命是不可能成功的。而彭国安则说的更为直接:“三区就是苏联打出的”。有资料证实在新疆和谈成功之前,三区民族军排以上干部均为苏军派遣来的正规军官。

  民族军中也有大批苏联援助的武器装备,根据锡伯族骑兵连成员在90年代的回忆录中提到,新疆和谈成功后,有正式的命令收回部队中所有带有俄文字符标示的武器,代以缴获的国民党武器。

  至于新疆三区政府和苏联的关系自不必说。张治中回忆录中谈到,就在和谈协议签字仪式上,苏联领事馆领事高高在上,当着张治中的面直接修改和谈协议条款,从此可见一斑。

  新疆三区有一定的军事力量。新疆三区管有三个专区,辖有25县1中心区。三区民族军在1946年4月和谈后根据协议被改编为6个团: 其中步、骑各3个团,这些部队分别驻扎在伊犁、塔城、阿山境内。1947年夏天,民族军突破了国民党的限制,扩大编制,壮大实力。到1949年8月,民族军共有5个骑兵团和3个步兵团,另外还有一个独立的骑兵营和大约500人的后勤人员,总兵力达到14020人。拥有各种步枪9088支,短枪184,轻机枪405,重机枪68,迫击炮66,火炮12,高射炮7,掷弹筒55,手榴弹14480,战马5522,运输马匹521,马车311,轻型坦克2,装甲车1,飞机42(可以使用的有14架,6架轰炸机和8架战斗机),军用车辆30。此时民族军的总司令为伊斯哈克伯克。

  在邓力群的联系下,新疆三区为稳定新疆局势,和平解放新疆做了许多工作。首先,军事上加强战备,坚守防线,给国民党军队以牵制,使之不能入关作战;其次,政治上向党中央提出了和平解放新疆的具体方案,积极配合党中央的部署;再次,大力宣传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鼓舞各族人民斗志,瓦解国民党军心,争取和团结一切中间力量站在人民一边。

  和平解放新疆,大大减轻了西北战场的军事压力,加速了新疆的解放步伐。邓力群以新疆三区军事力量为杠杆,四两拔千斤,化干戈为玉帛。(湖南桂东县委党校)

【责任编辑:樊肖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