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维码

文学艺术

郭松民|《泰囧》:阳光快乐的2B青年王宝强

发布时间:2016-08-17 来源:红歌会网作者:郭松民

  《泰囧》是王宝强大火特火的一部电影,也是中国第一部票房冲上10亿的电影。王宝强在影片中扮演的“王宝”,其所传递的信息是只要“辛勤劳动,没心没肺,甘做‘阳光快乐的2B青年’,你一定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奖励”,谁也没想到他居然是本色出演,在生活中也是这样的人。唯一不同的是,《泰囧》是喜剧,而生活中的王宝强,则遭遇了悲剧。

  

\

  王宝/王宝强在我们的社会混不下去了,这对中国是喜剧?是悲剧?值得认真思考。

  《泰囧》:冰淇淋和按摩椅

  

\

  “一黑到底”的《泰囧》,一部成本仅3000万的小片创下新的票房奇迹,不仅带动光线传媒股票一路看涨,也引起许多人的好奇心:《泰囧》为什么这么火?

  著名电影理论家戴锦华曾经说过这样的话:“有的电影是眼睛吃的冰淇淋,有的电影是心灵坐的沙发椅,有的电影是用肌肉看的,有的电影是用头脑去看。”我觉得这些比喻都很贴切。《泰囧》的热卖,根本原因就在于它既是“冰淇淋”,又是“沙发椅”,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按摩椅”,但肯定不需要“用头脑去看”。

  

\

  冰淇淋什么味道?又凉又甜,如果是奶油冰淇淋,还会有一股浓浓的奶香味,人人都爱吃。《泰囧》就是这样一客奶油冰淇淋:充满各种善意的小玩笑、阴差阳错的巧合、无伤大雅的恶作剧,又凉又甜。而其中的奶油,则是王宝对患病母亲的感情,以及徐朗最后对家庭、亲情的回归。

  影片的两位主角,徐朗是商务精英,冷静理性,目标明确。王宝则是卖葱油饼的小店主,淳朴善良,懵懂无知,热情过剩。两人身份与性格的张力成了许多笑料的来源:

  比如,在机舱里,徐朗需要最后一分钟接受助手发来的“老周”所参禅的寺庙图片与地址,但旁边的“宝宝”坚持认为应按照规定关闭手机,并毫不犹豫地召来了乘务员,徐朗的无奈与窝火,“宝宝”的认真与执着,就激发出爆笑的效果。

  

\

  再比如,他们在泰国一路奔波,终于来到了一家可以上网的旅店,徐朗迫不及待打开电脑接受邮件,孰料图片刚打开一半,却被急于享受泼水节快乐的宝宝从楼上兜头泼下一盆凉水,电脑短路,屏幕化为一团漆黑,此时徐朗的极度沮丧,宝宝的满脸无辜,更让观众“笑出了腹肌”。

  导演徐峥说:“囧神组合就是一个经典的喜剧模式。”的确,喜剧是有规律可循的,104分钟的影片达到了平均5分钟一次爆笑的频率,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

  影片的最后,宝宝的“女朋友”范冰冰闪亮登场了,她和宝宝亲密接触并合影——这是这客名叫《泰囧》的冰淇淋上面最厚的一道奶油,所有的观众无不感到心满意足,回味无穷,走出影院时还啧啧连声。

  不过,《泰囧》的火爆,单靠笑料还不能支撑,冯小刚的《一九四二》也有很多含泪的微笑,但票房并不理想。在我看来,《泰囧》不仅是一客冰淇淋,还是一张舒适的按摩椅,让喜剧电影的主流观众——城市的白领以及屌丝们,都被按摩的浑身通泰。

  《泰囧》是一部商业电影。商业电影的特点是不挑战社会主流价值,因为社会主流价值是为大多数人所分享的“共识”(尽管这种“共识”很可能是被媒体等灌输的,并且实质上反对大多数人的利益)——如果挑战这种“共识”,会让大多数人产生不舒服并在心理上排斥,进而恶评,最后影响票房。

  

\

  所以,成功的商业片一定要和社会主流价值形成共鸣,也就是要和主流观众形成共鸣,让他们在观影过程中证实自己、喜欢自己、欣赏自己、最后更加认同、甚至崇拜自己。《泰囧》在这一点上就做的非常出色。徐朗是一个典型的“白骨精”,其行为方式和价值观应该被多数城市白领所认同。影片中,虽然他不断地被宝宝折腾,不断因此出糗,却不会让白领观众产生任何不舒服,反而可能强化了白领观众们智力上的优越感。

  比如,影片一开始,宝宝拿出自己的泰国行计划,第一项居然是印度的泰姬陵,这一细节一下就把徐朗置于一种精神和智力上的优越地位。然后,徐朗发现自己的手机被竞争对手高博偷偷装了定位软件,便把它塞进宝宝的背包,企图玩一个金蝉脱壳,没想到却被一心助人为乐的宝宝给送了回来,由于宝宝对徐朗的整个计划浑然不觉,所以他虽然让徐朗遭遇了挫折,但也让徐朗显得更加聪明。

  

\

  再比如,宝宝一出场,就手捧一盆仙人球,声称这是一棵健康树,要把它种到泰国的寺庙为母亲祈福,最后这个仙人球不出所料的刺到了徐朗的光头上,尽管徐朗因此狼狈不堪,但宝宝对“健康树”的迷信则显得更加可笑,所以这一桥段不仅不会让城市精英们产生心理上的挫折,反而强化了他们的精神自信。

  诸如此类的桥段还很多,但套路基本如此,城市精英们观影时精神得到了一种泰国SPA式的按摩,舒服无比,因此也就原谅了宝宝的“二到无穷大”。

  王宝强饰演的宝宝也很适合主流口味。作为葱油饼店的小店主,生活在社会底层,但他快乐地、十分享受地接受了自己的处境与地位,没有任何不满和怨言,他全盘接受、甚至狂热地拥抱了主流商业文化:把头发染成恶俗的金黄色,照相的时候比剪刀手不堪到爆,和从未露面的妈妈都是范冰冰的追星族“冰冰棒”……

  宝宝是这样一种人:无论生活怎样对他,无论社会地位如何,都心满意足、开开心心地接受,这样的人,不会让任何人感到威胁,也不会让任何人产生不舒服的感觉。虽然宝宝手不离仙人球,但他自己,却真的是一朵装点现实的牡丹花。

  

\

  更重要的是,宝宝幸运的结局还传递出这样一种暗示:只要按照社会主流价值去生活,辛勤劳动,没心没肺,甘做“阳光快乐的2B青年”,你一定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奖励:范冰冰会神一样的登场,让你惊喜到下巴脱臼,你甚至有机会为只着泳装的范冰冰抹油按摩。

  宝宝的形象,不能不让人联想到美国电影《阿甘正传》中那位著名的阿甘:虽然智商只有75,但由于完全按照美国主流的保守主义价值观行事,参军报国,辛勤创业,所以最后终成富翁,一切圆满。而敢于挑战美国主流价值观的珍妮,则一生颠沛流离,穷困潦倒,不断被殴打,如果不是阿甘,她甚至只能靠在咖啡馆当女招待勉强度日,最后被导演安排死于艾滋病。

  

\

  《泰囧》取得了商业上的巨大成功,我们应该祝贺它,但如果这预示着中国白领、屌丝们心态的逐渐宝宝化,这会是中国之福吗?姑且存疑!

(责任编辑:澄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