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维码

环境安全

蒋高明:“围海造田”当慎行

发布时间:2017-06-13 来源:作者:蒋高明

本文载《中国生态六讲》,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北京,2016

 t013916fe8b65c7c1e2.jpg

  由于沿海土地资源紧张,“围海造田”有愈演愈烈趋势。2008年,上海建设“海上城市”战略规划就已正式出台。规划选址于杭州湾北侧,规划总面积约为6.5平方公里,设计承载人口达5万~8万。

  早在2006年,上海市就斥巨资400亿元建设了133平方公里“临港新城”,其中45%的陆地是“填海”而来的。2007年,浙江省舟山市投资1.03亿元,实施“围海造田”,建成后新增陆地面积4.13平方公里。这个趋势如果不能及时制止,则沿海许多湿地将面临灭顶之灾。

  在土地紧张的国家或地区,“围海造田”很流行。荷兰人做的最早,也相对较成功;日本、新加坡、中国香港、澳门也通过填海,不同程度地解决土地紧张问题。但是,“围海造田”将弯延曲折的海岸线“拉直”,成片的红树林、滩涂等自然湿地被破坏。“围海造田”可能会带来一些短期效益,但是,长期以往,会带来生态灾难,主要表现在:

  第一,湿地消失,加重旱情。陆地上水分通过大气环流得以与海洋交换。但是,如果陆地上湿地减少,则云就很难形成,即使有云,因地表干燥,这样,上气(云)不接下气(湿地),降水会逐渐减少。最近,北方不断出现干旱天气,降水逐年下降,就与北方大量的坑塘被改造成旱地有关。“围海造田”增加的是陆地,但消失的是有重要生态功能的近海湿地。

  第二,生物多样性降低,渔业资源减少。近海滩涂、红树林、潮间带等湿地,是陆地与海洋进行物质和能量交换的重要场所。由于人为阻隔,近海来自陆地的营养物质不能及时入海,造成近海以陆地营养为生的蟛蜞、虾、蟹、蚌、蛤、螺、蚬等海洋生命受到威胁,从而影响海洋食物链和渔业;以此为生的陆地动物也受到影响。另外,海洋生物与陆地淡水还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围海”工程势必影响重要鱼类的洄游。

  第三,“围海造田”诱发洪灾。由于近海湿地起着重要的能量交换功能,海洋能量通过湿地逐渐释放,从而与陆地生态系统相安无事。然后,人工围海措施中断了这个能量释放,使得海洋能量不断聚集,一旦释放后患无穷。

  2004年12月26日上午发生在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附近海域的海啸令人不寒而栗,那场灾难造成1.23万人死亡,上万人流离失所。从海啸过后的海滩来看,民房已经延伸到海边,一些土地就是“围海造田”形成的。如果天然植被尤其红树林存在,海啸产生的能量被自然湿地吸收,则就能有效减少人员伤亡。泰国拉廊红树林自然保护区在红树林保护之下,岸边房屋完好无损;而与它相距仅70公里,没有红树林保护的地方,民宅被夷为平地。

  再来看中国近代的教训。清朝中后期,人们为了短期得到耕地,采取“围海造田”做法,对珠江三江州滩涂进行垦殖。他们将石块抛于海中,拦阻上游泥沙,加速滩地淤高。然而,石坝筑在江河出海口,侵占了深水道,造成泥沙淤积,水道越来越窄。大雨时节,由于河流能量不能及时宣泄,酿成水患。据《东莞县志》载:“道光十九年,番禺案犯郭进祥等在南沙乡之南兴工圈筑堤坝,约长三四千丈,据为已有”。由于人工堤坝阻碍河流,“本年四、五、六月三见水灾,低下田庐皆成巨浸,加之东南两江盛涨陡至,经月始消,田禾浸没,黎民阻饥”。面对水患危机日增,道光年间严加整治,对在海口筑田加以限制,规定“沿海之番禺、顺德、香山、新会等县”严禁报垦。

  第四,加重赤潮危害。人工拦海影响了河流三角洲的涨潮低落,陆地积蓄的营养物质会在短期内向海洋释放。如“围海造田”用来养殖,则基塘中大量有机质和氮磷钾等营养物质,随退潮流入海中,使沿海的藻类植物过渡繁殖,出现“赤潮”,产生有毒物质,威胁到海洋生物的生存,使鱼贝类大量死亡。

  第五,围海造田改变了自然景观。我们都知道“沧海桑田”,这个成语是说陆地也是由海洋变来的。但是这个变化非常漫长,自然界存在应变这个改变的能力,但是,如果这个改变是剧烈的,自然景观被严重破坏,那么,大自然就无法应对突然的变化,积蓄的力量就会释放,从而对沿海居民造成危害。

  由于“围海造田”和过度砍伐,中国天然红树林面积己从上世纪50年代初的约5万公顷下降到目前的1.5万公顷,70%的红树林丧失。红树林的大面积消失,使中国红树林生态系统处于濒危状态,许多生物失去栖息场所和繁殖地,海岸带也失去了重要的生态防护屏障。

  “围海造田”虽然短期解决了土地紧张问题,但是生态功能没有了,人类的经济功能、社会功能也无法保障。鉴于许多重大教训,以“围海造田”闻名的荷兰,也不得不将已经围起来的土地“还淤,还湿”,他们考虑的是自然生态系统的功能不能因过多的人为干扰而被破坏。

  然而,在巨大的商业利益面前,沿海湿地面临的将是不断被蚕食。我们呼吁停止无序的“围海造田”,以法律形式保护沿海滩涂湿地和自然生态系统,逐步恢复天然湿地。如大面积湿地被沥青、水泥或者高楼大厦覆盖,恢复湿地就非常困难了。我们不能等到在自然惩罚(如海啸、洪水、赤潮)到来的时候,才考虑给自然生态系统让地盘。这样的教训太惨烈了。

【责任编辑:樊肖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