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维码

左大培

左大培:“潘任美”要的“民主”

发布时间:2015-09-17 来源:作者:左大培

  道歉。道歉的是我原来头些日子看过一点有关所谓“潘任美”事件的材料,但是从那以后,我没再看。所以很多资料、数据,忘了。而今天司马南讲的,就讲事实,就是潘石屹在北京开发房地产如何赚钱的许多事实,已经超出了我原来看过的那点材料。所以我准备的发言有点过时。讲起来也不太全。我只是想对司马南先做个评论。

  第一个,司马南讲问题,讲得很全;第二个,非常深刻;其实他提的这个深刻的问题,超出了我这个经济学家原来想说的,但是是极其深刻的事情。就是中国的房地产业中的开发商为主体的这个整个体制问题,这倒是需要改革的。我们天天讲深化改革的人,他不提这个,那改革都是假的。就说他的改革都不是为了人民,而是为少数人掠夺人民财产。司马南今天讲的就是这个根本问题。为什么要让少数的私营的开发商来建设我们的城镇?我过去只是随便说过一点。上次乌有之乡让我做一个关于城镇化的报告,我就说,我们的城镇化下一步的中小城镇化,千万要避免走以开发商为主体来开发的这条道路,走了这条道路,那就是灾难。所以我也不想再多说了,根本的理由,司马南已经说清楚了。

  现在就是我们为什么变成了这么一个体制?这确实是体制问题。包括政府的政策、法律,都是有问题的。那么,司马南还讲了一个根本问题,就是所谓民主问题。现在最怪的是,一个外籍人(张欣),凭什么来指手划脚讲中国需不需要民主。这叫干涉内政。中国需要民主,那要中国人讲。

  第二个,最主要的问题就是,为什么大地产商在这喊民主?你去看看那些大地产商,他们关心民主吗?不是,他们谈民主是幌子,是要大地产商专政。所以任志强出来喊什么大地产商。任志强一贯在网上讲什么东西,我给任志强就是这么一个定义。司马南讲的一个具体的业务,他如何输送,就是任志强一贯地是替房地产商说话。一贯地说房地产要上涨,来唬老百姓,来制造房地产泡沫。他从来如此,从他在网上、新闻媒体上出现,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我给他定义一个什么呢?他在房地产业的地位,就相当于现在股评界里的一个黑嘴。那些黑嘴最有名的是什么?天天叨叨哪只股,甚至整个股市要暴涨,然后呢,目的是他或者他为之服务的那些机构或什么人要卖股票,只要他喊要暴涨,你要注意,这种人有个最典型的行为是,他一边喊着暴涨,一边在偷偷地出货,出他们手里那些人拿的股票的货。这个任志强的行为就非常能解释这个。咱们回头讲讲任志强行为,就说那个司马南最初发难的时候,抓的那个光华路的地块,司马南说他卖得便宜了,任志强有个解释,这个解释一般人来说,在法院肯定是成立的,说这个东西我卖的时候是便宜,但是小潘再把它一倒手或怎么卖出去的,那是贵,那必定是有个时间差,谁知道那时有多贵啊?所以我卖了。就这件事,我们可以定义,就说客观上讲,是国有资产输送。你把能卖很贵的东西贱卖,客观上的结果。主观上,任志强的辩解无非是说,我没有那个主观故意,我事先就不知道。我还觉得我这么卖卖贵了呢,以后涨了谁知道呢。你问任何人,特别是做股市的人,你知道以后是涨还是落呢?谁敢说?人家会有这样一个解释。但是,问题是恰恰是这个解释最大的问题,是那时正是任志强叫嚣中国房地产还要涨价若干年,叫嚣叫得最厉害的时候。你这边在大叫房地产要涨价,这边却在赶快出货。我们想,就算任志强没向小潘输送利益,他也是像股评的黑嘴一模一样的人。第一,我相信这是一个盖棺论定的任志强的地位,任志强这些年在中国,就是相当于股市上那个黑嘴股评人一样的角色,他是房地产商的黑嘴。天天在那叫房地产要上涨,但他自己心里又不靠谱,害怕房价下跌,所以有房子赶快卖。第二,作为一个国企或全国企改制成半国企的这么一个经济人,他是一个很不够格的人,至少他比起小潘水平不知差到多少。假设任志强没有有意输送国有资产,他确实想好好干的话,他也是很不够格的人。因为人家小潘能把时机看得好,你任志强不看好的地我就敢拿下来,最后就挣钱了。你任志强该挣的钱没挣到,这就是我研究国企的,这个老总是个很混蛋的一个老总,应该撤职。这样的人怎么能当老总呢?我想,这个责任我相信还不在任志强自己,他总不能自己任命自己当国企老总啊。那就是北京市的责任了。据说他还是北京市优秀党员。就从纯经济角度看,这样一个在经济上鼓吹祸害人民政策的人被评为优秀党员,这种事再怎么说不能推到任志强头上,那是北京市的责任。

  第三,就讲到这些人。现在最奇怪的是,就是这种天天给房地产商鼓吹要涨价搂钱而且其实他自己已经很清楚地定义自己是房地产商代言人这么一个人,(这个定义不是我给他扣帽子,我们经济所的人都这么看他),他还叫嚣什么要民主。所谓要民主,就是他们要做主。现在出来一个外籍大房地产商张欣也在那里要民主。是房地产商要做主。要民主是不错的,问题是要的是谁的民主。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讲的那话是不错的,民主是有阶级性的。

  我重复一下自己原来准备好的讲法。几条,就是仅就司马南过去讲的光华路那段,我定性,第一点:陈界融那篇文章已经非常清楚地说明,就那个地块所做的房地产开发是非法交易。到现在没人敢反驳,就证明这个说法是完全对的。潘石屹从这块地上不管赚多少钱,都是非法交易。但是问题是中国现在这样的非法交易,特别在房地产界,非常多。政府到现在没有任何的处理方法拿出来。结果是非法交易中不管谁赚的钱,当然也有国企赚钱,赚了是白赚,没有任何政策限制。我要求政府拿出一个政策来,不能让非法交易赚了白赚。第二个,就是所谓任志强在这个地块的交易中,向潘石屹输送利益的问题,无论如何客观上事实成立。因为没人反驳。但是主观是不是故意,这个就不好说。我们只有两个选择:主观故意,那就是任志强和潘石屹,这是很多左派要坐实的,他们俩互相勾结,要侵吞国家财产;如果没有主观故意,那就证明任志强不够格做一个国企老总。明明赚大钱的,他赶快先卖出去,所以这个人应该把老总的职位交出来。最后,那个地块,也确实反映了中国房地产十几年甚至二十年的一个非常清楚的现状,就是这个倒卖土地混乱啊,然后中间怎么有人发大财。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

  我原来只准备讲到这,结果没想到下边的话叫司马南给捅出来了。就一句话,我们这个房地产开发商体制,从90年代中期以来,以房地产商为主这个开发商体制,是有着极其严重的弊病的。张欣她不用叫唤,她能发大财,她能暴富,全靠着这个体制,这倒真是体制问题了。我就奇怪,中国天天搞体制改革的人,包括讲政治体制改革的人,那么积极地喊,好象恰恰是他们这个队伍里头没有一个人提出这个问题。是不是我们要从根上考虑改变这个以房地产商为主的开发体制?这个体制造成了大量暴富的人,你不管中间怎样运作,是任志强、潘石屹还是张欣,等等,总之一句话,这个体制造就了这么一大批暴富的人,造就了这么多的房奴和买不起房住不起房的人。这个体制的弊病是根本不容置疑的。我现在不讲建议了,就问这一句话:为什么讲体制改革最积极的人,偏偏只字不提要从根本上改革这个体制,而且恰恰是在这个体制里获益的那些人在那大喊大叫要讲民主?其实我自己猜测,恐怕他们的动机也很简单,是要掀掉他们房地产商争取暴富的最后障碍,让他们更自由更能做主地去暴富,否则不能理解。因为真正民主的话,我相信他们是没有好果子吃的。我从这一件事里,一滴水,咱们可以看到太阳,一粒米可以看到大千世界,可以看到中国现在的经济政治的各个生态各个阶层这些人的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