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维码

当代青年

蔡长运:毛泽东教你如何克服困难?

发布时间:2017-06-12 来源:乌有之乡作者:蔡长运

毛泽东教你如何克服困难?

  1、克服困难最根本的方法就是把可能遇到的困难都预计到(计算到);

  2战略上藐视困难,上术上重视困难;

  3、要图痛快,就不痛快;准备了麻烦,麻烦就少。  

  一、克服困难最根本的方法就是把可能遇到的困难都预计到(计算到)

  

\

  1934年红军长征过草地时杨成武带领先遣团为全体红军开路。毛泽东亲自向杨成武布置任务,并特别指导:“克服困难最根本的办法,是把可能碰到的一切困难向同志们讲清楚”。下面就是杨成武回憶录中的故事:

  8 月 17 日清晨,我正在与团里的几个干部开会,商量一些事情,突然,接到军团首长通知,要我火速骑马赶到毛儿盖,说毛主席、党中央十分关心先遣团进入草地的行动,4团担任先遣,要我直接到中革军委毛主席那里去领受任务。军团首长还指示我们,最近周副主席病得很厉害,接受了主席的指示以后,一定要去看看周副主席。

  去军委开会,过去有过,毛主席在会议上我也见过,但单独到军委,从毛主席那里当面接受任务,这还是第一次,心中不免有点激动。

  我怀着兴奋的心情,带着骑兵侦察排,从驻地波罗子附近,飞奔党中央的驻地毛儿盖,十几匹快马像一股疾风,忽儿飞上高坡,忽儿驰下山谷,在一起一伏的高原上,扬起阵阵烟尘。由于急于听取毛主席的指示,我还是嫌马儿跑得太慢。

  几十里路,很快就到了。到了毛儿盖,进入党中央的所在地,我们就直趋毛主席的住处。毛主席与周副主席住在一起,他们住的房子是藏民用木头架起来的普通房子,分上、下两层,按照藏族人民的习惯,底层关牲口,楼上住人。

  在楼外空地上,我首先碰到保卫局局长邓发同志。邓发同志热情地与我握手,然后引我进楼去见毛主席。我们一前一后,登上了通往楼上的小木梯,踏上楼板,听说周恩来副主席住在西屋,现在他病了。邓发同志领着我穿过中间的屋子。这屋子中间的一块大石头上面架着个三角架,三角架下面吊着个锅子,这是这里藏区常见的炊事用具,除此外,一张铺。据邓发同志说,这是他的住处。邓发同志指着北面一间屋子说:“毛主席就住在里面!”我抑制住内心的激动,整了整军衣,喊了声报告。毛主席正俯身观看一张地图,闻声后回过头来,瞅着我说:“你来了,很好!”随即与我握手,并指指旁边的木

  

\

  头墩子,要我坐下。毛主席看出我的激动,有意缓和气氛说:“坐下来,慢慢说。”他态度和蔼,脸上露出了笑容。

  “主席、军团首长要我直接到你这里接受任务!”我虽坐下来,但仍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

  “对,这一次你们红4团还是先头团!”毛主席点了点头,铿锵有力地说。

  “是!”我站了起来。

  毛主席说:“原想要红6团去,但试了一下,没有奏效。”

  接着,毛主席总结了红6团没奏效的3个原因,这就是:粮食准备不足,思想准备不充分,加上国民党反动派和藏族上层反动武装骑兵的伏击。

  毛主席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地图,说:“要知道草地是阴雾腾腾、水草丛生、方向莫辨的一片泽国,你们必须从茫茫的草地上走出一条北上的行军路线来。”

  稍顿了一下,毛主席又指着地图继续说道:“北上抗日的路线是正确的路线,是中央研究了当前的形势后决定的。

  现在,胡宗南在松潘地区的漳腊、龙虎关、包座一带集结了几个师,东面的川军也占领了整个岷江东岸,一部已占领了岷江西岸的杂谷脑,追击我们的刘文辉部已赶到懋功,并向抚边前进;薛岳、周浑元部则集结于雅安。如果我们掉头南下就是逃跑,就会断送革命。”

  他说到这里,右手有力地向前一挥,道:“我们只有前进。敌人判断我们会东出四川,不敢冒险走横跨草地,北出陕、甘的这一着棋。但是,敌人是永远摸不到我们的底的,我们偏要走敌人认为不敢走的道路。”

  接着,毛主席又详细地告诉我过草地可能遭到的困难。他说草地不见人烟,连树林也没有,行人走过,有时水可浸到膝盖边,夜间寒冷多雨露,就是白天,也气候多变,忽儿烈日,忽儿阴天,有时飘来雨雪,必须作好最坏的打算……然后,他又具体指示解决困难的办法。说完这些,他又强调说:“克服困难最根本的办法,是把可能碰到的一切困难向同志们讲清楚,把中央为什么决定要过草地北上抗日的道理向同志们讲清楚。只要同志们明确了这些,我相信没有什么困难能挡得住红军指战员的。”

  以后,毛主席又询问了部队的思想情况和过草地的物资准备情况。我向毛主席报告说,部队的情绪很高,大家一致坚决拥护中央过草地北上抗日的决定。只要中革军委、毛主席一下命令,我们就坚决向草地进军。我们有过草地的思想准备,前些日子省吃俭用剩下了一些粮食,沿途再摘些野菜,估计可以挨过草地。只是衣服成问题,每人只有两套单衣,恐怕抵御不了草地的严寒。

  “要尽量想办法多准备些粮食和衣服,减少草地行军的困难!”毛主席恳切地、着重地嘱咐我这两句话,然后问我是否已找到向导。

  我说:“已找到一个藏族通司,地形他很熟悉,只是年纪大了,60多岁!”

  “路上走不动怎么办?”毛主席急着问。

  “主席,我们已准备了8个同志用担架抬着他为我们带路!”“这样好!”毛主席高兴地说,“要告诉抬担架的同志稳当些,要教育大家尊重少数民族,团结好少数民族。”他思索了片刻,又继续说,“一个向导解决不了大部队行军的问题,你们必须多做一些‘由此前进’并附有箭头的路标,每逢岔路,插上一个,要插得牢靠些,好让后面的部队跟着路标顺利前进。”我仔细地听着,而且掏出随身带的小本子记下毛主席的指示。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毛主席以严肃的口吻对我说,“四方面军的294团已经编到你们4团了!”“是的!”我点点头说。

  毛主席接着说:“你们必须搞好团结。团结是党的事业胜利的保证,你们搞好了整编后的团结,就是一、四方面军亲密团结的标志。”

  最后,毛主席叫我在墩子上坐下。他亲切地问:“看看,你们还有什么困难?”

  我说:“我们一定遵照主席的指示去做,有困难我们依靠大家想办法解决!”

  毛主席高兴地说:“很好!”我急忙站起来告辞。毛主席一边与我握手,一边叮咛道:“到徐总指挥那里去一下,去接受具体指示。”“是!”

  毛主席又说:“去了以后,你再回到这里来一下!”我说:“好!”随即走出房门。从毛主席那里出来,我就径直往徐向前总指挥那里去了。徐总指挥热情地接待了我。我按照毛主席的指示,把4团接受中革军委交与的先头任务作了汇报。他又向我交代了一些具体注意事项。从徐总指挥那里出来,我又赶紧去看望周副主席,我想从周副主席那里接受一点指示。但是医生劝阻说,周副主席病重。要我暂时不要探望,以免惊动正睡着的周副主席。我只见到了邓颖超同志,她详细地告诉我周副主席的病况,并要我转告同志们不要惦念。当时环境艰苦,粮食极度困难,尤其药物,更是奇缺,眼看就要向草地进军,周副主席病重,委实叫我们担心,我们多么希望他快点恢复健康!

  离开邓颖超同志的时候,已近黄昏,按照毛主席的指示,我又返回到他的住处,以便看看还有什么事。邓发同志一见我,就问:“吃饭了没有?”经他一问,这才想起今天还没有顾上吃东西,而且还要走几十里才能回到我们团部的新驻地,我便说还没有吃饭。邓发同志听了,出去走了一趟。又到了主席房里,不一会儿便端出来1个土盘子,盘子里盛着6个小鸡蛋般大的青稞面馒头,一边递给我,一边说:“毛主席说,你一天没吃饭,还要赶几十里夜路,叫我把他的晚饭给你吃,吃饱了好回去工作。”

  我一听说这6个青稞馒头是毛主席省下来的一顿晚饭,心里十分激动,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我知道,眼前粮食十分缺乏,部队都勒紧裤带,把数得出的点粮食省下来,准备作过草地之用。邓发同志找不到饭才告诉毛主席,现在,毛主席要邓发同志把他的那1份饭端给我吃,我怎么能吃得下啊!我望着这6个乌黑的小馒头发愣。是啊,这岂止是6个馒头,这是毛主席对下属的一片心啊!我不能吃!我想毛主席操劳着全军的事情,工作那么忙,一顿饭才吃这么一点东西,本来就不饱,如果我再把它吃了,那毛主席就要饿肚子。想到这里,我真后悔,不该在邓发同志面前说没有吃饭,便下决心不吃这6个小馒头。但又一转念,不吃,毛主席会不高兴的,只好吃了两个。邓发同志还要我再吃,我坚决谢绝了。

  这时候,毛主席从房里走了出来,笑呵呵地对我说:“怎么不吃了,不吃饱不好工作啊!”

  “我吃饱了!”

  毛主席以慈爱的眼光看了我一会,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说:“你看到徐总指挥了吧。好,没有别的事了,望你们完成任务!”

  我向毛主席敬过礼,便离开毛主席住处,飞身上马,率领骑兵侦察排向驻地奔去。

  西北草原的秋夜已有一丝寒意,何况还下着蒙蒙的细雨,但是我的心里却是热乎乎的,一路上,毛主席的亲切、明确的指示,不断地在我耳边回响着。草地艰难困苦的情况像一幅图画展示在我的眼前。是的,过草地是向神秘莫测的大自然挑战,要粉碎反动派的骑兵的袭击,许多想象不到的困难在等待我们。但是,当我一想起中革军委的关怀,想起毛主席的指示“你们必须从茫茫的草地上走出一条北上的行军路线来”,就感到肩负的任务无上光荣,觉得眼前的道路明亮无比,也觉得浑身是劲,充满了信心!

  遵照中革军委和毛主席的指示,我们在全团进行了过草地的政治动员。中央北上抗日的英明决定铭刻在每一个同志的心坎里。四方面军张仁初同志率领的294团合编列入本团2营后,他们主动地把本来不多的粮食、衣服抽出一部分,分给1、3营,大家表示要以高度的阶级友爱和钢铁般的团结去战胜草地的困难。

  8月21日清晨。我们红4团肩负着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期望向草地进军了。

  二、战略上藐视困难,上术上重视困难。

  面对未来,每个人都必然会在生活中、工作中、学习中遇到一系列的困难。如何对待这些困难呢?那就是战略上藐视困难,战术上重视困难。

  比如青年学生面对考大学、找工作、找对象、买房、升职、加薪……等这些长远的战略上的困难,藐视它,把它们放在’不在话下’的位置,乐观、自信地面对它。但在战术上必须重视一切困难。对于每一个具体的困难(如开车、骑摩托车、操作机器、生产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操作,甚至于哪怕是穿过一下马路……)我们都要采取认真对待的态度,创造必要的条件,讲究对付的方法,一个一个地、一批一批地将它们克服下去。

  总之, 相信自己将来一定能“成功”,但这个成功要靠我们自己一步一个脚印的、认真的、艰苦的努力。

  3月21日,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在北京召开。毛泽东在开幕式上致词说:“我们现在是处在新的历史时期。一个6万万人口的东方国家举行社会主义革命,要在这个国家里改变历史方向和国家面貌,要在大约3个五年计划期间内使国家基本上实现工业化,并且要对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完成社会主义改造,要在大约几十年内追上或赶过世界上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这是决不会不遇到困难的,如同我们在民主革命时期所曾经遇到过的许多困难那样,也许还会遇到比过去更大的困难。但是,同志们,我们共产党人是以不怕困难著名的。我们在战术上必须重视一切困难。对于每一个具体的困难,我们都要采取认真对待的态度,创造必要的条件,讲究对付的方法,一个一个地、一批一批地将它们克服下去。根据我们几十年的经验,我们遇到的每一个困难,果然都被我们克服下去了。种种困难,遇到共产党人,它们就只好退却,真是‘高山也要低头,河水也要让路’。这里就得出一条经验,它叫我们可以藐视困难。这说的是战略方面,是在总的方面。不管任何巨大的困难,我们一眼就看透了它的底子。”

  “不论在自然界和在社会上,一切新生力量,就其性质来说,从来就是不可战胜的。而一切旧势力,不管它们的数量如何庞大,总是要被消灭的。因此,我们可以藐视而且必须藐视人世遭逢的任何巨大的困难,把它们放在‘不在话下’的位置。这就是我们的乐观主义。这种乐观主义是有科学根据的。只要我们更多地懂得马克思列宁主义,更多地懂得自然科学,一句话,更多地懂得客观世界的规律,少犯主观主义错误,我们的革命工作和建设工作,是一定能够达到目的的。”

  (①《毛泽东文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版,

  第392、393、395页。)

  三、毛泽东还说过:要图痛快,就不痛快,准备了麻烦,麻烦就少。

  意思是:害怕困难,逃避困难,困难就无法克服,就成以真困难了;相反,及时预计到困难,勇于面对困难,对可能的困难有了准备,那它也是不成其为困难了。

【责任编辑:樊肖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