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维码

国际视野

俄国爆发数十万人游行

发布时间:2017-03-27 来源:世界说作者:路尘

 

3月26日席卷俄罗斯全国的反腐败示威游行对几乎所有人都是意外:在看似没有发生任何外部事件的情况下,俄罗斯民众突然一改往日作风,让本国公认势单力薄一盘散沙的反对派组织起了五年来最大的一次针对普京政府的抗议活动。

这次抗议源自于三周前俄反对派领导人纳瓦里内公布的一份报告,其中证明现任总理、前任总统梅德韦杰夫坐拥多处豪宅和大量地产,实际身家超过了10亿美元。此事一经公布,俄罗斯国内暗流涌动,同主题揭发短片在YouTube上赢得了数千万点击量,但官方媒体一如既往地集体噤声,克里姆林宫与国家杜马也毫不意外地选择了装聋作哑。

 

三月中旬,纳瓦里内发出了游行号召,并开始着手向各地政府部门申请集会许可。直到此时还没出现任何异常迹象:网络上只有一小撮纳瓦里内的忠实粉丝回应了他的呼吁,申请集会的要求则遭到近半数地方政府的拒绝,所有人都相信这将是又一次照例会失败的游行动员——以参与者寥寥而组织者被警方带离现场告终。

 

然而3月26日,等待莫斯科的是一个接一个的意外。从俄罗斯国土最东端的符拉迪沃斯托克和哈巴罗夫斯克开始,随即是新西伯利亚、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基洛夫和萨马拉,民众打出越来越多的旗帜和标语,游行队伍也越拉越长。几个小时后,莫斯科和圣彼得堡街头出现万人集结,红场和冬宫又一次挤满民众,抗议口号也从梅德韦杰夫的巨额财产一路发展到了那句熟悉的“没有普京的俄罗斯”……一场五年未见的数十万人参加的全国性抗议,在一个无人预料到的时间点突然成了真。

俄罗斯的上一次全国性抗议要追溯到2011年底,当时杜马选举的疑似舞弊现象和普京内定式的第三个总统任期激怒了选民,由此爆发了普京执政十七年中空前绝后的数十万人参与的“倒普”行动,“没有普京的俄罗斯”正是其中最著名的口号。这次持续时间长达半年的抗议改写了一切,2012年普京再次就职当天即大规模抓捕抗议者,其中很多并不属于反对派组织的普通民众至今仍在服刑,反对派因此近乎一蹶不振,而普京本人则在威权化和保守化之路上一路狂奔再未回头。

 

五年过去了,这五年里俄罗斯与外界的关系频频触底,民调中普京的支持率却节节攀升,国内反对派阵营一再分裂,几乎已可忽略不计,国外各位盟友则无不前进在登顶的路上,“后西方秩序”眼看着就要成真——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普京的地位固若金汤的时候,在事实上构成“俄罗斯”的那群人却突然之间,踩了一脚急刹车。

 

 

民意为何突然转向

 

是什么让俄罗斯民众突然失去了耐心?要知道,本次游行的组织者和领袖纳瓦里内曝光高官贪腐已有十年,连普京本人的料也爆了不少,从未收到过如此热烈的反响,今年3月2日公布的最新一次民调结果当中,普京的支持率仍以86.1%的成绩再次刷新历史纪录,为什么总理梅德韦杰夫的贪腐问题,一夜之间就成了普京的阿克琉斯之踵?

 

一位并未参与游行的俄罗斯朋友告诉我,问题在于梅德韦杰夫相当于“壶上的破孔”。早在2014年,俄罗斯经济困境就已严重冲击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三年来情形愈演愈烈,民众的不满情绪积压已久,对国内尽人皆知的腐败问题的容忍度也因此不断下降,而其中最显眼的目标莫过于“普京和他富有的朋友们”。在最近几年“爱国”已经与“爱普京”画上等号的俄罗斯,直接反对普京风险极大,很难成为公共行动的起点,但作为“普京的朋友”之一,梅德韦杰夫并不享有类似特权,民众的愤怒很容易在他的腐败丑闻上找到出口。

 

更糟糕的是,俄罗斯总理在最近几年的舆论中形象堪称荒唐。依照俄罗斯传统,主管国内经济的总理一向被认为要对经济形势负上责任,梅德韦杰夫的表现却一次又一次让人大跌眼镜。去年在克里米亚对几位老人说出的“没钱了,你们坚持一下”已经让他成了民众在嘲讽政府时的第一选择(此金句在本次游行中依然维持着超高的出镜率),就在这个三月,一张娃娃脸的总理又匪夷所思地做出了装病以逃避工作的神奇举动,再次成了民众眼中腐败无能的俄罗斯政府形象的代言人。

 

 

在这场抗议真正爆发之前,俄罗斯民众与地方政府的矛盾在不少地区已经出现激化迹象,本次抗议中表现异常突出的几个地区,如新西伯利亚和萨马拉,距离最近的一次要求地方长官辞职的大规模集会结束都还不到一周,鞑靼斯坦更是整个三月都在举行大小不等的抗议活动——在性质上它们与26日的全国抗议并无太大区别,更重要的是,过去几年以纳瓦里内为代表的俄罗斯各反对派大量参与了这些地方集会的召集和组织工作,最终,其长远效应在26日新西伯利亚打破苏联解体以来纪录的抗议人数上表露无遗。

除此之外,本次游行中大量出现的年轻面孔也引起了多方注意。如果说2011年的游行是俄罗斯初步成形的中产阶级开始表达其政治诉求的结果,那么2017年的这一次则无疑是苏联解体后出生的一代人进入政治话题的开始。参加这次游行的绝大部分人在三十岁以下,甚至还有不少普京执政后才出生的年仅十五岁左右的中学生参加——对于没有经历过苏联解体后的混乱局面,或是对此印象不深的一代人,普京政府以社会稳定为最高追求的政策导向很难打动他们,相反,普京执政的十七年里日趋僵化和封闭的俄罗斯社会,才是这一代人真正关心的问题所在。

 

选民注意力和群体结构的变化带来了另一个问题:俄罗斯政治,距离“后普京时代”究竟还有多远?

 

 

俄罗斯政治的新玩家

 

作为本次游行当之无愧、也是唯一的主角,反对派领袖纳瓦里内事实上缺席了几乎全部游行——作为莫斯科警方的重点盯防对象,纳瓦里内抵达游行现场不到两分钟即被警察逮捕,甚至没来得及喊出哪怕一句口号。

 

但无论最终纳瓦里内在法庭上会获得怎样的判决,这位年仅四十岁的反对派领袖都无疑是本次游行中的最大赢家。在26日之前,已经没有人相信他还能够凭一己之力在俄罗斯掀起什么风浪。今年2月8日,莫斯科法院一份堪称荒谬的判决书在事实上终结了他在当前制度下参选总统的所有希望,而2012年以后反对派每一次呼吁游行抗议均以惨淡收场,让俄罗斯国家电视台在事前提及本次游行号召时抛出了一句信心满满的断言:“没有人会去!”

 

全俄罗斯共同目睹了纳瓦里内的这次绝地反击,尽管大有时势造英雄意味,但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到圣彼得堡,无人能否认每一个爆发抗议的城镇都证明了纳瓦里内此前被严重低估的政治号召力。更传奇的一幕发生在首都莫斯科,这个曾经为了保护他的自由而爆发过一次抗议游行的城市,这一次在纳瓦里内又被带上警车以后,集会现场的民众甚至一度试图以人群封锁道路的方式阻止警车离开

 

 很难忽略这种举动背后的潜台词——执政十七年的普京第一次遭遇了一个已逐步显露出个人魅力型领袖潜质的政治挑战者。过去五年,在涅姆佐夫遇刺、乌达利佐夫入狱、霍多尔科夫斯基和波洛马廖夫流亡国外、古德科夫父子选择了体制内道路、卡西亚诺夫则连曝丑闻逐渐淡出以后,连遭打击的俄罗斯反对派固然元气大伤,但也使得硕果仅存的纳瓦里内成了反对派领袖的不二人选。在这次席卷全国的抗议之后,无论克宫是否愿意承认,没有担任过任何公职的纳瓦里内都已经成为俄罗斯政界的一个关键角色,甚至极有可能直接威胁迫在眉睫的2018年总统大选。

 

这意味着克宫再一次遭遇了“如何处置纳瓦里内”的旧题目,而这一次的条件比此前任何时候都更加棘手。纳瓦里内本人官司缠身,此前已数次被判罪名成立,但每一次罪名成立后要么软禁要么缓刑的审判结果证明,克宫始终对于关押纳瓦里内的这一选项心怀忌惮——在俄罗斯政治语境下,给纳瓦里内以“政治犯”光环有百害而无一利,极有可能将反而助推其政治影响的进一步扩大,但另一方面,2018年近在眼前,同样也没有人会想承担让纳瓦里内继续其政治活动可能带来的后果。

 

 

出给普京的考题

 

留给克里姆林宫的难题远不止纳瓦里内一个。

 

去年秋天,普京以相当突然的方式一手推动了俄罗斯政治真正的幕后大脑——总统办公厅——的人事更迭,这个大多数时间隐于幕后、但公认其权力远大于俄罗斯政府的机构是俄罗斯政治气候的实际缔造者,尤其在国内选举和政党事务方面“戏份”极重,按照普京的安排,此前默默无闻的瓦伊诺接替谢尔盖·伊万诺夫担任总统办公厅主任一职,另一个同样不太引人注目的文官、曾在叶利钦时代短暂担任总理的基里延科,则代替沃洛金成为主管国内事务的总统办公厅副主任。

 

在选举年前撤换总统办公厅两个最重要的负责人,普京的意图不言而喻——比之他们各自的前任,瓦伊诺和基里延科的角色都更加接近纯粹的命令执行者,如果按照预期,这些忠诚的技术官僚们将构成普京2018年选举连任的主要团队。上任半年来,总统办公厅在外界视野中几乎隐身,没有透露过任何政治倾向和未来打算,然而半年后这场抗议活动的意外爆发,却将本届总统办公厅的作用和角色问题提前推到了台面上来。

 

无论是否在初期采取过刻意放任策略,毋庸置疑的是,当抗议活动发展到了在红场高呼“没有普京的俄罗斯”的地步,它在任何角度都已经不可能符合克里姆林宫的利益,对于本届总统办公厅,这场失败甚至可能是致命的。就事态的后续发展而言,当局固然始终可以选择继续对抗议诉求装聋作哑,从而至少保住精英内部权力平衡的稳定,但与此同时,如何消弭这场抗议激起的民众情绪对一年后大选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如何弥合国内已经相当明显的社会裂痕,才是与如何处置纳瓦里内同样关键、也同样棘手的问题。

 

上一次大游行后普京的改变有目共睹:自2012年回归克宫开始,普京的政治之路越走越窄,也越走越险,如今无论在政策方向抑或人事安排方面余下的可选项均已不多,转向的开始则是2011年底时任总统办公厅副主任苏尔科夫的调离——在新一次大游行已成事实的当下,立足未稳的新总统办公厅将会如何?又将如何影响迫在眉睫的2018年大选?唯一的答案掌握在普京手中,而当政治分析已经越来越像是某种猜心游戏,这甚至可能会变成未来几年里俄罗斯政治中的一个核心问题:求大游行给普京留下的心理阴影面积。

【责任编辑:樊肖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