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维码

李定凯

清华教授:能否为张钦礼平反昭雪是真学假学焦裕禄的试金石

发布时间:2015-09-16 来源:作者:李定凯

  焦裕禄的名字与张钦礼的名字是分不开的。在习近平要求全党学习焦裕禄的革命精神时,枉加在张钦礼身上长达35年之久的沉冤能不能得到平反昭雪,自然就成为是真学还是假学焦裕禄的一块试金石。

  如今60岁以上的人大概都记得焦裕禄这个震撼人心的名字。他是党和毛主席、周总理在1960年代树立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县委书记的榜样。这次习近平以总书记身份要求大力学习弘扬焦裕禄精神,使我想起了焦裕禄的亲密战友、另一位深受兰考人民热爱的好干部——张钦礼,因为焦裕禄的名字与张钦礼的名字是分不开的。在习近平要求全党学习焦裕禄的革命精神时,枉加在张钦礼身上长达35年之久的沉冤能不能得到平反昭雪,自然就成为是真学还是假学焦裕禄的一块试金石。

  张钦礼是毛泽东思想培养起来的忠诚坚定的共产主义革命战士。他1926年出生在兰考县南彰乡张庄,1942年16岁时就参加了抗日游击队,1945年入党,1954年任兰考县县长。1962年焦裕禄到兰考任县委书记时,他担任县委副书记兼县长。从此以后,张钦礼的名字与焦裕禄的名字就紧紧连在一起了。在焦裕禄在兰考工作一年多直至病倒期间,是张钦礼最坚决地支持焦裕禄带领全县干部群众坚持走集体化道路,团结一致抗击灾荒,奋不顾身与风沙、内涝、盐碱这“三害”开展斗争。作为分管全县除“三害”工作领导人的张钦礼,义无反顾地站在了斗争的第一线。1964年5月,焦裕禄因积劳成疾去世后,张钦礼全面主持兰考县的工作,是积极宣传焦裕禄事迹的第一人。1965年,新华社副社长穆青和记者周原、冯健到兰考采访焦裕禄的事迹,是张钦礼顶着压力和阻力,全力支持、带领和配合他们在兰考的采访活动,最终穆青等人著名的长篇通讯《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得以成稿,使焦裕禄的光辉事迹在1966年2月,通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人民日报》等各大报刊传遍全国。

  在随后全国两个阶级和两条路线的激烈斗争中,张钦礼的命运与焦裕禄的事迹一起上下沉浮。当张钦礼得到正确路线的领导和支持时,学习焦裕禄的活动就能轰轰烈烈地展开;当张钦礼受到错误路线的打击和迫害时,学习焦裕禄的活动也就偃旗息鼓,甚至受到诋毁污蔑。

  1966年文革刚刚兴起的时候,开封地区和兰考县的一些原来反对宣传焦裕禄事迹的领导干部,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打着“造反”的旗号浑水摸鱼,唆使不明真相的群众污蔑《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是一株修正主义的大毒草”,砸坏焦裕禄的墓地,焚毁10万多册宣传学习焦裕禄事迹的材料,同时把张钦礼打成“三反分子”、“政治扒手”;1967年初,某些人又借军队“支左”之名把张钦礼打成“现行反革命”,开除党籍,关进监狱,同时把跟随焦裕禄、张钦礼坚决走集体化道路、除“三害”的1260多名基层干部和积极分子也抓进监狱,焦裕禄生前树立的四面红旗被砍倒。当周总理得知这一情况后,亲自指示释放张钦礼和其他被关押的干部群众,进行平反,恢复张钦礼的党内外一切职务并晋级,再次肯定了焦裕禄的先进事迹。张钦礼回到兰考,带领干部群众继续实现焦裕禄的遗愿。

  1970年,正当张钦礼在兰考干得红红火火的时候,林彪路线在河南的忠实执行者对张钦礼搞突然袭击,污蔑说“兰考的方向道路错了”,先是强令兰考各级干部揭发批判张钦礼28天,后又集中各级干部两次办学习班揭发批判分别长达52天和100多天。他们整张钦礼,目的是为了否定长篇通讯《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砍焦裕禄这面旗帜。1972年4月,河南人民出版社计划再版《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兰考县委以“张钦礼是个政治骗子,大通讯有严重问题”为名,不同意再版。接着在兰考县,把凡是带有张钦礼名字的宣传焦裕禄的材料通通清理销毁,关闭了焦裕禄展览馆,再次推到了焦裕禄的墓碑,又一次扼杀了学习焦裕禄的活动。1972年11月,周总理再一次解救了张钦礼,他在接见河南省委常委和省军区党委常委时,指着那个林彪路线的追随者说:“……兰考人民为改变穷困面貌那样艰苦奋斗,你下恁大的劲整他们,你的感情到哪里去了?你为什么要砍林县、兰考这两面红旗?……”

  打那以后,张钦礼重新回到兰考的领导岗位,在四年多的时间里,发扬焦裕禄精神,领导全县人民艰苦奋斗,极大地改变了兰考的面貌,实现了焦裕禄生前留下的“活着我没有治好沙丘,死了也要看着你们把沙丘治好“的愿望。从1973年开始,结合农业学大寨运动,全县干部群众以大兵团作战的方法,利用冬闲翻淤压沙、治碱、平整土地、引黄灌淤、挖井提灌、植树造林,涌现了无数先进模范人物和事迹。到1976年底,全县打井6000眼,建设大中型提灌站16座,26万亩沙荒盐碱地变成了良田,全县农作物产量成倍增涨,许多老灾区、贫困队成了余粮队、富裕村。在发展农业生产的同时,在张钦礼和县委一班人的领导下,兰考县、社两级实行干部、技术人员、工人三结合,大力发展工业,也取得了卓越的成绩。到1976年底,全县建成了五个国营厂,各社镇共建成五十多家集体工厂,产品有砖瓦机、变压器、电动机、深井泵、潜水泵、四轮拖拉机等等,行销全国二十多个省区。县酒厂生产的红、白葡萄酒销往香港,每年上交国家利税双百万。全县人民意气风发,形势一片大好。天有不测风云。1977年的“清查”运动又一次把张钦礼抛到政治漩涡的深渊。那些长期反对焦裕禄、张钦礼的政治势力卷土重来,在1979年底把张钦礼逮捕入狱,接着判他13年徒刑。在强加给他的三条莫须有的罪名中,其中一条是“挖空心思捏造焦裕禄事迹,欺骗全党,欺骗全国人民的欺骗罪”,公然把矛头对着焦裕禄和树立焦裕禄这个榜样的毛主席、周总理和党中央。广大兰考人民群众和革命干部,无不为张钦礼受到的莫大冤屈愤愤不平,他们指问苍天:“毛主席、周总理走了,咱兰考张书记再遇冤案,有谁来解救呀?”苍天不答,大地不应,张钦礼这次被滔滔洪水彻底淹没了!连新华社社长穆青也爱莫能助。从此,焦裕禄的名字也在神州大地上沉寂了。直到1989年,中央才又提起“全党要学焦裕禄”,但是没有人出头给张钦礼的冤案平反昭雪。这就在人们的心中升起了疑问:张钦礼因为支持焦裕禄、宣传焦裕禄、学习焦裕禄、践行焦裕禄的精神而坐牢,却得不到平反,“学习焦裕禄”真能学起来吗?这么多年来的事实对人们的疑问已经做出了明白的回答:学不起来!不然的话,为什么在焦裕禄、张钦礼之后,就没有听说有哪个县委书记像他们那样,“心里只装着全体人民,唯独没有他自己”呢?

  张钦礼是毛主席的好学生,一贯忠诚于党和人民的事业,以党和人民的利益为最大利益,以党和人民的原则为最高原则,为了这些利益和原则,即使受到错误打击和迫害,历尽坎坷,也在所不惜,表现了共产党员的彻底革命精神。在1957年的整风反右运动中,他针对省委某领导坐镇兰考,违反党的政策,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矛盾的做法提出意见:我县干部教师绝大多数是跟党走的,右派是很少数,把这么多帮助党整风提意见的干部教师打成右派,应该纠正。结果张钦礼被定为“中右”,撤销县委副书记职务,限制使用。1958年,面对省委某些领导人大刮共产风、浮夸风,张钦礼在全省县长会议上直言各地报的产量数字有假,并如实汇报了兰考的实际产量和计划数字,当即遭到批斗,被定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撤消党内外一切职务,留党察看一年,工资降三级,下放农村监管劳动。张钦礼在下放劳动期间,看到省委领导人的“左倾”错误给广大群众带来深重苦难,造成了严重的后果,1960年底便冒着危险到北京向周总理反映实情,被周总理称赞为全国第一个向党中央反映下边真实情况的县长。周总理立即指示新上任的河南省委第一书记刘建勋给张钦礼平反,恢复工作。这是周总理第一次给张钦礼平反。加上以后文革中的两次,周总理一共三次解救张钦礼,在河南传为佳话。这在全国也是绝无仅有的。张钦礼一回到兰考,就投入到纠正“五风”、恢复生产的工作。他还把被撤职后少发的一千二百四十元补发工资,全部捐给了县救灾办公室。那时的一千二百四十元,是多大的一笔钱啊!

  就是这样一个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和干部、人民的好公仆,从1979年蒙冤受难至今,虽然他已去世10年了,期间无数的干部群众为他鸣不平,呼吁为他平反昭雪,但是从省委到中央,依然一如既往,没有动静。

  可是,人民心中有杆秤!2004年,10多万兰考百姓,男女老少奔走于道,跪拜在侧,绵延不断,悲痛欲绝迎接张钦礼魂归故里。那种感天地、泣鬼神、空前绝后的场面给了张钦礼一个公正的历史评价。张钦礼的骨灰在他的家乡张庄安葬以后,兰考县的,河南别的市县的,以及全国其它地方的干部群众自发为他修建了一个墓园。如今,有50多块墓碑矗立在张钦礼的墓园里,其中,没有一块是他的子女和其他亲属建立的。上面的文字,记载着张钦礼一生的业绩和风范,昭示后代,与世长存。

  广大干部群众对张钦礼的评价和1979年河南司法机关对张钦礼的判决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习近平总书记到兰考蹲点抓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提倡全党学习弘扬焦裕禄精神,与张钦礼的冤案如石沉大海也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为了取信于民,取信于全党,是到了党中央为张钦礼平反昭雪的时候了!这是对新一届党中央的一个很大考验,也是一块灵验的试金石。我相信,习近平总书记必定还会去兰考指导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也许还会再次深入张庄看望那里的群众,包括张钦礼的后代。我希望兰考县与河南省的群众和干部,能充分利用这个得天独厚的条件,让习总书记能听到群众的心声,为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真真切切地添把火,加把油,把学习焦裕禄的活动实实在在地向前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