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维码

网站专区

北京马列毛学习联谊会开会批驳王长江

发布时间:2016-08-12 来源:主人公网作者:张晓玮

【编者按】
        2016年7月29日,一段中央党校党建部主任王长江授课的视频在网上流传。他在谈到毛泽东、雷锋等人物和马克思主义时,均使用极为轻浮、轻蔑的语气,说什么马克思主义中看不中用,不适合中国国情,雷锋写日记是为了给人看,毛泽东搞垮所有对手却搞不好经济,等等。这些观点并无任何新鲜之处,不过是拾网络自由派公知之牙慧。但由中央党校党建部主任在正式授课时讲出来,令人极为震惊,立刻引起公愤。

        更有现场听课的学员披露,王长江是在为在中央党校集训的500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党校骨干授课,他的言论已经对学员产生严重不良影响,有的感到迷惑,有的气愤,当然还有一些学员认同他的观点。这些学员回到自己任职的各级党校后,必然会毒害更多的人,所以必须引起重视。

\

        2016年8月10日,北京马列毛学习联谊会在京召开座谈会,大家对最近中央党校教授王长江的错误言论表示极大愤慨,认为中央党校是培训中国共产党的高中级领导干部和马克思主义理论干部的最高学府,不能沦为反党分子糜集的反党大本营。王长江以中央党校教授和党建部主任的身份大肆散布反党言论,中央党校理当严肃查处并表明自己的立场。

        参加座谈会的有恽仁祥(四届人大代表、中共原国防科委情报所党组副组长)、郭照海(北京华夏文化研修中心负责人)、张勤德(中央政策研究室综合局原局长)、李新政(中美商学院副院长)、任黎明(东城区职工大学原校长)、魏欣(北京某医院医生)、李铁强(北京市郊村干部)、周靖冬(北京市退休教师)、顾金钟(主人公网站长)、里元(毛泽东思想旗帜网副站长)、陈久艺(主人公网工作人员)等。

        座谈会由张勤德同志主持。他说,王长江事件可以称为反党事件。为什么看得这么重?一是因为王长江前段时间比较沉寂,最近为什么疯狂跳了出来?是认为改革到了一个关键时期。对于改革怎么深化,他感到迷茫。这实质上是对政左经右的特点,心里没有底,有恐慌感。他还提出改革搞不好,有些人要携款外逃。这话有威胁的成分,会对经济造成干扰,也反映了这些人的一个心态,即对经济下一步的走向,很担心。这些情况都在客观上说明经济危机在加深,政治斗争在激化。最近处理了《炎黄春秋》问题,天津审判一些人,还有一些别的举动,就表明了这个动向。在这个关键时刻王长江不仅跳出来,而且跳得挺高,动静挺大,更值得注意的是选择在中央党校集训全国各地党校教学骨干的场合,再加上会传达到基层,所以对其造成的影响不可低估。二是因为王长江这样做是想影响即将召开的中央全会,甚至影响十九大。10月份即将召开十八届六中全会嘛,主要议题就是党建。他在谈到经济问题、政治问题、文化问题的处理关键在党之后,集中、突出地大讲共产党由革命党转型为执政党,就是要领导好市场经济,并且实质上主张共产党只能支持代表市场力量、资本力量的社会组织大力发展。这显然都是针对现实的。三是王长江作为思想理论上的一个干将,比较全面、系统地宣扬补课论、西化论,攻击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因此我赞成李定凯老师的意见,我们这次仅是对王长江进行初步剖析,以后还要通过多种形式进行全面系统的揭露批判。这是在于王长江跳出来不是个偶然、孤立的现象,从根本上说是代表着官僚资产阶级。下面请大家畅所欲言。

        李定凯同志因故未能到会,他的书面发言由顾金钟代读。题目是,《剥去江湖骗子王长江的“学者”画皮》。文中说到,对于王长江在讲课中怎样通篇用调侃的方式对中国革命和建设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反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实行反党推墙,这里不做分析和批判,而只揭露他在讲课中颠倒历史、虚构事实、张冠李戴、指鹿为马等完全不顾学术规范、学术道德的一个例子。

        王长江在大肆攻击、污蔑毛泽东时说了下面一段话:“文化大革命的后期,……毛泽东老人家说出话来,反倒不是那么自信了。你看怎么说?斯大林去世之后,苏共给他三七开,三分错误,七分成绩。成绩是主要的,错误是次要的。那我死后,能不能得三七开啊?我看我得不了三七开,我呀,我能得个四六开就算不错了。弄不好四六开都没有,五五开。哎?谁也没敢跟他叫板哪?谁也没敢直接跟他提出批评啊?说出话来,怎么那么没自信哪?”王长江在向全国几百位党校教师卖弄这段话的时候,不但不以其“无知无畏”而羞耻,反而得意得很,张狂得很。只要是稍有苏共、中共历史常识,读过一点毛泽东传记的人都会怀疑,这个王长江是不是一个白痴啊?他的这段话,至少有三处是驴唇不对马嘴的。第一、对斯大林 “三七开”,不是“苏共给他”开的,而是毛泽东、中共对斯大林功过的形象评价。在1956年(就是王长江出生的那一年)苏共二十大上,赫鲁晓夫做秘密报告,全盘否定斯大林,苏共中央接受了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是全世界反动势力掀起反苏反共浪潮的始作俑者,哪有什么对斯大林的“三七开”?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面临混乱的严峻时刻,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勇敢地站出来,对斯大林的历史功过做出了科学公正的评价,认为斯大林对苏共、苏联人民、苏联国家,对世界进步事业的功劳是主要的,错误是次要的,并且使用了“三七开”这样的形象表述。第二、王长江说,到了文化大革命后期,毛泽东对自己失去了自信。这完全是胡扯。且不说毛泽东的一生是如何波澜壮阔,豪情满怀,领导党和人民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就是到了晚年,在文革刚刚开始的时候,面对党和国家向何处去的历史拷问,毛泽东在给江青的一封信中,说自己身上有虎气,也有猴气,以虎气为主;在毛泽东去世不到一年前,他总结自己一生做了两件事,对第二件事——文化大革命,尽管在党的高级干部中,赞成的不多,反对的不少,毛泽东还是坚定地认为文化大革命是七分成绩,三分缺点和错误,并且申明在原则问题上,他从来不让步。这哪里有不自信的影子?第三、王长江把“四六开”、“五五开”的说法硬加在毛泽东头上,其实这是在毛泽东逝世后,邓小平在一次接见外国记者回答该记者问邓对自己如何评价时,邓小平对自己的一种说法。至于邓这样说是否出自真心,那就不得而知了。

        从上面的例子可以看出,王长江为了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在中央党校的讲台上真是“什么手段都使出来了”,什么学术规范、学术道德、学术作风都可以统统抛到一边去。王长江本人已经掉到“塔西佗陷阱”里不能自拔了。

         恽仁祥说,六中全会前传出几条消息。一个是关了《炎黄春秋》,一个是天津处理了一些人。这表明,对打击右派是有力度的,中央的态度很明显。

        我说的第一点,最近王长江这个事,不是个人行为,代表着中央党校内部一股反党势力。

        第二点,习总书记过去多次在中央党校讲过“党校姓党”,就在前些时候吧,或者去年,在党校还有这样的讲话。而王长江这个发言,是针锋相对,是顶风而上。在中央发表并组织大家学习《准则》、《条例》期间,发生这样的事情,性质是很严重的,完全是挑衅行为。他是作为中央党校里面反党人物的一个代表跳出来的。

        王长江猖狂顶风,这个必须处理。不处理就等于《条例》是一张废纸,没有任何效力。

        对于王长江这类人,他们不仅言论、思想反动,完全丧失了共产党人应有的品质,而且严重违反了党纪和党章,是严重反党行为,必须清除出党。党校这些年本己名声不好,社会上盛传:远看像个庙,没有和尚和老道;近看是党校,腐败分子来这里深造。因此,如不严肃处理此案,党校的名声将更加败坏。

         李新政说,中央党校发生这样的事,不是第一次了,以前还有个蔡霞。党校内部有些人反党,很久以来一直有这样的现象。这种心态是什么?不是一句话能说清的。这件事出来,是左派的一个好时机,要抓住不放。要讲点策略,打其一点。 要看问题的本质。共产党要姓共、姓马列、姓毛泽东思想。这牵涉到高层的态度问题。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王长江说“马列主义中看不中用”,说毛主席一辈子忙着争权夺利,这是对指导思想,对领袖的污蔑,这不是一个共产党员该说的话。王长江还说雷锋写日记就是为了给人看;说共产党当初搞革命就是把老百姓骗到身边搞破坏;说改革转型了30多年,搞成这样,这个党太笨;说转型了30多年,转型最终是要改变党的性质。这个人的观点和《炎黄春秋》的一样。

        第三点,在南海问题上,我们好像是打了大胜仗。实际上,菲律宾为什么会到法庭去告我们?为什么菲律宾提的理由是这些?实际上是我们国内的内奸、天则经济研究所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一些人设计出来的,告诉菲律宾这些,让他们这样干。

        六中全会之前,各方较量非常激烈。王长江是海归,是被西方染过色的,出现这样的事情,应该撤掉他所有的共产党给予他的职务。

        郭照海说,这封公开信写的不错,既指出错误,又适可而止,有分寸。周永康、徐才厚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而王长江就是党内的反动学术权威,是个大叛徒。必须群起而攻之,批倒批臭。这样,才能使那些有心想支持王长江们的人,也不敢公开支持。

         周靖冬:王长江是直接针对习近平总书记去年在党校的讲话来的,是对习总所说的“党校姓党”的挑战,可以说是打脸。这不是王长江一个人的事,是这股势力策划的,而中央党校迄今没有回应声音。

        王长江这个发言跟习总的七一讲话相隔29天,他把七一讲话上说的“党的初心”也给否定了。他们的举动从更广阔的范围来看,跟国际上美国在南海的战略是息息相关的。天津的案子审理一年了。这些都是有勾连的。

        现在是美国希望中国乱,在南海搞不动,就想其他方面动。明知道一说毛主席遗体要动,左派脑子就要炸,他们偏说这个。这是他们用下三滥的手段。我查了一下这个出处,最早是法轮功的大纪元刊登的,然后国内纷纷传播。贪官给下面制造了很多的冤屈,还造成环境污染。我们应该继续要求大反贪力度,才能把老百姓稳住。南海的事件和天津的处理,给我们增长了信心。

         里元:我党是无产阶级先锋队,不能只提执政党;我们站在党内健康力量立场上说话,要提出怎样防止党内人员受腐蚀、受拉拢的问题 王长江的事情出现,不是个人问题,而是党内外一些势力相勾结的结果。

         魏欣:现在总体还是政左经右,我们能不能抓住政左这一点,坚决要求党中央处理王长江这种吃法砸锅的人?

         李铁强:我希望坚决把王长江清除出党,清除出党校。

         任黎明:王长江这种现象出现,说明真正反党的就在党内,颠覆共产党的就在党内。苏联修正主义集团后期形成的戈尔巴乔夫、雅科夫列夫、谢瓦尔德纳泽三驾马车的领导体制,恰恰是这个里面出现了反党势力,颠覆了苏联政权。王长江跳出来,证明毛主席所说的,资产阶级就在党内。党校像王长江这样的反党、反毛泽东思想、反社会主义的人物不止一个,而是有一股势力,他们不认同四项基本原则、不认同党的历史和领袖、不认同党的最终理想,利用讲课的机会散布各种反党言论,构成了中国意识形态领域里的一道奇特“风景”,被爱国网民恰当地概括为“党校教授反党”现象。他们曾受过上面批评,但不降反升,现在已经在中央党校里面担任要职。这个现象说明了什么?

         张勤德最后说,大家讲的不少观点使我很受教育。第一点,是恽老讲的,王长江这次是顶风而上,而且绝不是个人行为,是背后有人支持,这一点要明确。第二点,李新政老师提出的共产党姓什么,是姓共,姓马列,共产党是反剥削压迫的,是追求共产主义,这个问题要突出。第三点,是郭照海老说的,要把王长江作为反动学术权威来对待。李定凯老师揭他的画皮,大快人心。第四点,是周靖冬老师所说,王长江这样做,根本是反对最高领导人,是顶中央。第五点,里元提出一个问题:怎样使党内健康力量壮大起来。第六点,任黎明老师强调,要进一步认清搞垮共产党最危险的人在党内。还有的同志认为这场斗争有国际背景,这很对。美国国防部长卡特最近说美国的战略是让中共“自垮”。就是说,像搞垮苏联那样,通过军备竞赛,使经济上出问题,引起人民不满,然后全面搞西方那一套,最后导致党垮台,国解体。 对此,我们务必要警惕。


(责任编辑:陈久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