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维码

焦点时评

吴铭:倒拨垂杨柳

发布时间:2021-11-22 来源:倒拔垂杨柳作者:吴铭

\
 
战场的形势有些混乱,双方互有攻守。
 
这是发生在六中全会、中美首脑对话之后的情况。请注意这个时机。
 
主席反复强调,要抓住主要矛盾,要抓重点,而且要抓紧,抓而不紧,等于不抓。
 
重点,是中美斗争,不是胡球编所说的“外交成果”。他那伙买办势力是“反正不恨美国”的,前段时间迫于人民的压力,不得不伪装一下“恨”美国的样子,但只要找到一丝机会,马上欢呼“外交成果”。
 
而中美斗争的重点问题、焦点问题、事关中国生死在望的问题,是什么?
 
是经济领域的金融问题,是人民币发行权问题。不是“西方伪史问题”,甚至不是东海、南海、香港、新疆、西藏等所谓人权问题,这些问题上,帝国主义及与其勾结的官僚买办资本势力、豢养的媒体、学者、智库、宣传体系,翻不起大浪,但会干扰分散中国人民对金融领域这个主要问题的注意力。
 
即,中国要争取收复人民币发行权,要反击美国华尔街金融寡头因引进外资、出口创汇、开放金融、开放市场、出口导向、美元结算、储备美元、以美元等外汇储备为基础的人民币国际化、外资金融机构服务于中国实体生产、优化营商环境、保护外资知识产权等买办政策导致的人民币发行权丧失于华尔街金融寡头问题。
 
我们看到的有利于让华尔街金融寡头继续控制人民币发行权进而控制中国经济、殖民中国人民的言论,来头似乎都很大。
 
一是所谓有爱国者内部,何新已经公开支持引进外资、出口创汇,他说把美元说成是废纸的人,非蠢即坏,美元的地位比黄金还重要。二是另外一个爱国的金融专家马霞说,开放金融让华尔街金融寡头进来,控制中国金融,利大于弊。三是观察者网的文章,作者吕栋,“中国金融开放连出实招,吸引国际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市场。”“几十年来,华尔街银行一直盼望中国市场扩大业务,现在他们的愿望终于实现。”“随着中国在多个金融领域允许外资控股或独资经营,华尔街巨头们异常兴奋,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可以不再与中国合作伙伴分享利润。”“众多美国金融机构也在用脚投票,加速奔向中国。”
 
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说,“金融要很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必须创造多样化的产品,运用多样化的手段,满足日益复杂的多样化金融需求,这样的金融就是好的金融。”“开放和国际化是金融现代化的重要标志。”
 
白某松动情地发表了对柳大老板的夸奖。
 
……
 
反对开放金融的声音,也不是一点都没有。
 
小青年明德先生,还有司马南,在努力地“倒拔垂杨柳”,我看其文章的传播也很广泛。
 
“垂杨柳”是什么性质的?原本是公有制,现在,恐怕是纯粹外资巨鳄了,该公司还承办有巨大的金融业务,是个实质性的买办金融资本集团。
 
如果考虑到中国的自媒体基本上是资本特别是外资至少也是买办思想很严重的“民间资本”控制,明德先生和老司马的“逆反”言论居然能够在好几天的时间内、如此广泛传播,是不是显得外资、买办资本对舆论的控制能力太弱了?“垂杨柳”居然“公关”到了老司马头上,貌似用了美人计加鸿门宴,怎么不直接找自媒体平台大亨摆平一下呢?
 
倒拔“垂杨柳”,即使我对老司马不那么好感,但这事,我支持,坚决支持。
 
垂杨柳,典型的买办企业,名义上是中国民族品牌,实际上是华尔街的白手套,是侵占中国市场主权和金融主权的吸血鬼,是华尔街金融寡头寄生于中国经济之上的媒介。
 
所以,虽然拔掉垂杨柳尚不足以撼动华尔街金融寡头对中国人民币发行权的控制和对中国的殖民,但如果能够乘胜追击、扩大战果,阻止外资和官僚买办资本势力相互勾结,打着“引进外资、开放金融、开放市场、以外汇储备为基础的人民币国际化”旗号对中国人民主权利益的出卖,是有指引意义的。
 
那么,为什么何、马、观网、吴、白等一干人等,为什么那么欢呼中国的金融开放呢?
 
美国的所谓金融霸权,所谓美元是世界货币,完全是中国的引进外资、出口创汇、出口导向、美元结算、储备美元、外资金融机构服务于中国实体经济、以外汇储备为基础的人民币国际化等买办政策对美元信用支撑的结果。以中国巨大的商品生产和出口能力,居然出口均要求美元结算,还储备大量美元,这意味着中国的生产和出口支撑了美元的信用,从而也支撑了美元的霸权。试想,只要你手里有美元,就可以到中国投资、就可以随便购买中国产品,这就意味着中国经济完美地支撑了美元的国际信用。如果没有中国出口创汇、美元结算、引进外资等政策的支撑,美元是没有什么信用的,也没有什么霸权。
 
考虑到中国的商品生产和出口数量极多、各类极多,从数量和种类上看,中国的生产和出口已经超过了欧洲、日本、南朝鲜还有美国本土,尤其是疫情期间,中国是全世界唯一的商品生产和出口基地。这尤其显示了中国经济对美元霸权和信用的决定性支撑作用。
 
只要切断中国经济对美元霸权的支撑,则美元霸权不占自败。
 
在不开放金融的情况下,在华尔街金融寡头尚未完全控制中国镥的情况下,美国对中国的经济控制或者说能够寄生在中国经济之上,还要借中国金融机构之手。当中国抛弃金融主权,完全取消在华外资金融机构的业务范围限制,取消了在华外资金融机构的投资额度限制、持股比例限制之后,美国再控制中国经济,就不必经过中国买办金融机构之手了,而是直接控制人民币发行权,直接控制中国经济,直接寄生在中国经济之上。
 
中国金融,特别是人民币发行权,这是中国人民和美国华尔街金融寡头争夺的焦点问题!
 
美国华尔街金融寡头当然不甘心放弃对中国金融主权的控制,依附于低等金融寡头的中国官僚买办资本势力当然也不甘心,被帝国主义和官僚买办资本势力豢养的文化买办自然,也不甘心。
 
所以,才有何、马、观、吴等人出来替扩大开放金融、扩大引进外资、扩大开放市场等买办政策讲话。我相信,这几个人,恐怕也是出来探探风声,以后,还会有更大更重要的人物出场表演更加恶劣的身段。
 
从反击华尔街金融寡头和官僚买办资本势力及其豢养的专家、媒体、宣传、教育体系,反对开放金融、引进外资、开放市场、出口导向、储备美元等买办政策,收复人民币发行权、恢复中国经济独立自主的意义上,我们当然要支持明德先生和老司马。
 
但是,不难看出,仅仅“倒拔垂杨柳”,还是不够的。应该是反击所有买办资本,清算买办思维,确立独立自主的金融主权和经济主权思维,清算引进外资、开放金融、出口创汇、美元结算、储备美元、以美元等外汇为基础的所谓的人民币国际化、外资金融服务于中国实体经济等等五花八门的买办政策。
 
显然,这个斗争,非常复杂,路将非常难走。从“倒拔垂杨柳”开始,未偿不可。但是,决不能止步于“垂杨柳”。



(责任编辑:林飞雪)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主人公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我们会更加努力,宣传红色文化。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
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