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维码

历史辨析

从信仰驱动到利益驱使

发布时间:2016-08-10 来源:乌有之乡作者:张志坤

 

  从信仰驱动到利益驱使

  张志坤

  人类遂行各种行为的动机,无非来源于两种基本的驱动力:一是信仰,一是利益。每个人是这样,每个社会也是这样。在人类的历史上,推动人类发展前进的无非就是信仰与利益两种动力,有的时候信仰成为主推动力,有的时候利益成为主推动力,还有的时候二者混合成力、兼而有之,这就是人类社会在发展动力机制上的基本特征。

  信仰的内涵,是指包括社会政治理想、人类未来归宿等方面精神与价值的元素,其主要表现形式是人类的精神产品,主要衡量尺度是觉悟的高低;

  利益的内涵,是指包括由生理需求、社会结构、生产关系等方面物质与等级的要素,其主要表现形式是现实的物质获取,主要衡量尺度是金钱的多寡;

  在信仰驱动的框架下,人们具有这样的特点:

  一是牺牲奉献

  为信仰而战,付出的将是鲜血与生命。而生命无价,为信仰而牺牲,从来不计代价、不讲代价。古往今来,古今中外,这类仁人志士多得不可胜数;

  二是艰苦奋斗

  用简单的例子来说明。当年国共两军对战,共产党的军队没军衔、不发饷;国民党的军队有军衔、发军饷。结果是有军衔、发军饷的军队打不过没军衔、不发饷的军队,究其根源,在于信仰,一个能够艰苦奋斗,一个做不到。

  三是忠诚干净

  以信仰为核心,为主要驱动力,这样的人一般都忠诚于事业和组织,较少变节者;也比较干净,能够自律自警,比较少有贪墨者。思想忠诚、品质纯洁是政治领域的鲜明特点。

  在利益驱使的框架下,人们具有这样的特点:

  一是争权夺利

  在利益的驱使下,人们使尽各种手段争名夺利,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其中,一个突出的表现是,大小政治集团的内部难以避免地要出现严重的派系纷争,尔虞我诈、彼此倾扎,进行着永无休止的利益再分配。

  二是争先致富

  发财致富是利益最直接最具体的表现,金钱是利益最直接的表现形式。因此,在利益的驱使,首当其冲的追逐对象就是金钱。于是,一切向钱看,人们不择手段地拼命捞钱,按照“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耗子就是好猫”的逻辑,争相当先富起来的人,谁也不甘落后,把手段的合理性抛到九霄云外,目的是唯一的,也是决定一切的。

  这样的社会生态必然导致相当一些人迷失在金钱之中,在这些人的生存逻辑中,金钱就是越多越好,而没有高线与止境,他们所追逐的就是一个数字,而数字没有尽头。

  三是市侩奸诈、反复不定

  在这种驱动机制下,整个社会越来越缺少诚信的品质,表现在政治领域,一个突出的现象就是叛变与倒戈比比皆是,用一句老百姓的话说,有奶便是娘。

  不同的驱动机制使社会发展呈现不同的面貌。

  就生命体验而言,在不同的驱动机制下,人生的意义与和价值,有不同的诠释解读。

  中国古代的司马迁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这是至理名言。但究竟何者为轻,何者为重,则言人人殊、大相径庭了。

  以信仰为宗旨,则会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事业奋斗当中,矢勤矢勇,至死不渝;

  以利益为宗旨,则会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利益攫取当中,突出的表现是贪,贪多少都不够,即使贪了全天下,还想着要把上帝或者玉皇大帝的那一份夺来,永无止境。

  就社会历史而言,在不同的驱动机制下,社会发展表现为不同的历史面貌。

  在信仰力量的驱动下,社会历史一般要处于上升的周期,总体来说,品质较好;如果从信仰驱动转向利益驱使,这个时候往往要表现为历史的沉沦,总体而言是泥沙俱下、沉渣泛起。人类社会的历史就是这样两个循环交替进行的运动。

  既然这样,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了,当代中国处在哪个历史循环期,对此应该做出怎样的评价呢?

  显然,“前三十年”主要是信仰驱动的历史时期,而“后三十年”则主要是利益驱动的历史时期。当然不能不说明的是,即使在“前三十年”,利益驱动机制也发挥巨大的作用,并不是说以信仰驱动为主就没有了利益驱动的成份;同样,“后三十年”主要是利益驱动,也并非没有信仰驱动的空间,信仰在一定程度及一定范围内还在发挥作用。

  如何评价二者的优劣是一个巨大的难题。即使如上所述,两种驱动机制下各自表现有突出的特点特征,但也很难就此判定孰优孰劣。前后两个三十年比较下来,只能说二者各有优劣:前者缺少可持续发展,穷且益坚在特定历史环境下能够做到,但不能总是如此;后者能够极大地调动人的物欲,促使物质生产快速增长,财富因而暴增,但由此而来人的道德堕落与精神泯灭也同样可怕。

  如此一来,教训无非是两条,一是二者不能互相否定;二是必须找到二者的最佳结合点,实现二者的最佳结合。

  现如今的中国恰恰在上述两点上都难以令人满意,其中特别是第二点,非但没有找到一个良好的结合点,相反却把利益机制放大到夸张的程度。在这种情况下,社会品质就要很危险地出现整体性的堕落,而这样的堕落将拉动一切都跟着往下走。照此趋势发展下去,总有一天还要再一次进行历史的修正。
(责任编辑:澄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