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维码

苏东研究

为集体农庄辩护

发布时间:2016-07-11 来源:作者:

苏联30年代,在斯大林的领导下,工业化得到迅速发展,同时,农村也进行着伟大的变革,这就是根据列宁同志的合作社计划而制定的农业集体化方针。因为在1928年,旧式的俄国农业甚至无法供养城市;显然无法为迅速发展的工业和文化教育事业提供足够粮食。让我们看看1928年的时候,工业迅速发展的时期,俄国的农业是怎样的落后吧:虽然在1927年,苏联农业,农业已经从战争的破坏中恢复过来了,总收获量达到了战前水平,但是运到城市里的粮食却少了。因为农业技术极端落后,俄国农民还是用中世纪的方法进行耕种。他们住在村庄里,要走几英里才到田里。一个农户的十英亩到二十英亩的土地常常分为十几块,散布得很广而且常常被分为连甚都无法转过来的窄条子。四分之一的农民没有马匹,半数以下的农民只有一对马或者牛,所以翻耕的次数很少而且很浅。当时农业劳动的工具只有五百万自制的没有金属的木犁;播种用手从围裙里把种子撒到地上,常常被风刮走,或者被鸟吃掉,很少有机器。苏维埃时代的农民吃得好了,出售的谷物就少了,余量常常落到富农手里。1928年,全俄富农有一百多万户,(百分之四到百分之五),他们占据粮食作物播种面积一万四千公顷(总面积九千四百七十万公顷),提供全部商品粮的五分之一(一亿二千六百万普特)。他们通过这种方式,来同国家争夺粮食的控制权和农民的支持。苏联农业生产的散漫性,不仅阻碍了农业的发展,而且影响了社会主义工业。随着工业的发展,苏联的农业必须进行现代化改造!
当时布尔什维克内的右翼分子主张应该让富农发财致富,他们认为社会主义可以通过工业国有化而取得胜利。左翼分子则主张强迫农民迅速加入国家控制集体农庄。最后,两派相持不下,便采取了折中的办法,即:提供政府贷款和机器来吸引农民加入集体农庄。用高税政策来中立富农。在1927-1928年里,集体农庄得到了七千六百万卢布的贷款。1928-1929年,更是增加到一亿七千万卢布。从1926-12-927到1928-1929用于农业机械化的拨款总额从一亿二千五百八十万卢布增加到二亿四千零三万卢布。农业用的拖拉机几乎增加了一倍。
在理论上看起来是加入集体农庄是自愿的,但实际上,有时候确实使用了压力,发生了过火的行为。西方的评论家常常诬蔑集体农庄是斯大林强迫组织的;甚至说他故意让成百万的农民挨饿使他们加入集体农庄。这是无耻的诬蔑。关于1932粮荒的真实情况是。斯大林的确指导和推动了这个改革,但是集体化运动发展得远比斯大林所计划得快,以至于没有足够的机器提供给农庄使用,也没有足够的会计和管理人员。徒有希望而缺乏效率,加上富农教唆对牲畜的乱加宰杀,再加上两年的干旱,这就造成了1932年的粮荒。苏联立即实行了严格的全国配给制度,使国家渡过了难关。这已经是所谓的斯大林强制措施实施两年以后的情况了。但是1929年底,特别是1930年初,出现了歪曲斯大林在集体农庄建设中的路线的严重错误。他们首先违背了列宁所指出的成立集体农庄自愿原则。许多农民是要在“被清算”和剥夺选举权的威胁下被迫加入集体农庄的。有时“被清算者”竟达百分之十五,被剥夺选举权者达百分之十五到二十。有些地区没有执行布尔什维克关于集体农作运动目前主要形式还是劳动组合的指示。在西伯利亚和乌克兰等地的一些地区违反农民的意志,直接成立公社,强制把所有的牲畜包括小牲畜和家禽收归公有。还在有些地方残酷迫害富农,斯大林在1929年12月27日说:“把富农作为一个阶级加以消灭的时候已经到来了。”有了上面的许可,贫农就开始了和富农的斗争。揭掉富农的房顶、乱流放富农的事情发生了。有的集体农庄只接受富农的马匹,但不接受富农。或者被当做不受欢迎的人,而开除出农庄。而富农们也没闲着,他们四处造谣,利用两性关系混淆问题,说集体农庄所有男女都将睡在“一条大毯子下”,婴儿要被“社会主义化”。并且煽动农民杀掉和吃掉他们的牲口,然后“光着身子进入集体农庄,反正国家会提供给你一切”。随着强制剥夺富农财产和流放富农的进行,1930年年中,富农数量由1928时的一百万户下降到四十五万户;到了1930年年末,不到三十五万户;而带可1931年末,只剩下十五万户了。1931年,在全盘集体化地区被流放的富农共有十六万户左右。两年内共有六十万富农被剥夺财产,二十四万户富农被流放。1932年年末,集体化地区只剩下六万户富农了。这是一组骇人听闻的数据,而且还是来自于官方的《苏联共产党决议汇编》。被流放的富农通常安置在西伯利亚所谓建设工地或处女地,进行建设和开垦。
为了制止这种过火行为和歪曲共产党路线的做法,联共(布)中央采取了坚决的措施。首先警告了民族地区各级党组织,务必纠正机械硬搬某些集体化程度较高地区所采取的集体化工作方法、形式、速度、和期限的错误方法。然后,政治局公布了农业劳动合作示范章程。斯大林也于1930年3月2日发表了他的著名论文《胜利冲昏了头脑》。他说农民加入集体农庄的速度使得有些同志冲昏了头脑。他提醒每一个人说,加入集体农庄是自愿的,而且建议现阶段采用的集体农庄形式只把土地耕畜和大机器社会主义化,而把母牛、绵羊、猪、鸡等家畜保留为私人财产。全国每一张报纸都刊载了这篇文章;几百万册单行本在流传。农民骑马到城里去,不惜用高价购买最后尚能买到的一本,为了拿到当地组织者面前摇晃,好像这是他们的自由宪章。3月14日,联共(布)中央通过了《关于反对歪曲党在集体农庄运动中的路线》的决议。4月2日,中央委员会向地方各级党组织发出通报,提出了在反对歪曲在集体化工作中的错误和缺点。对于流放富农的问题,联共(布)中央1932年起,下令禁止大量流放富农,责成地方机关只限于流放个别反革命分子。这一切努力没有白费,苏联在那一年已经达到了它从未有过的最大播种面积和最高收获量了。
为了巩固集体农庄的建设成果,苏联进行了清洗集体农庄中的破坏分子的运动。据苏联二十四个州,边区和加盟共和国政治部统计,在1933年百分之四十七点三的总务主任,百分之三十四点三的仓库主任,百分之二十五的会计,百分之二十三点七的统计人员都被撤职。还发生了毫无根据逮捕忠实的集体农庄庄员的严重偏向,随后被严厉制止。
1935年,新的农业巩固了。两年来,几乎没有任何一个人离开集体农庄。连续三年,谷物收成比过去的记录提供一千五百万到两千万吨;甜菜的种植面积加倍了;棉花的种植面积是过去的两倍。只有畜牧方面有重大损失,因为在集体化的第一年有很多牲口被杀掉和吃掉了。到了1937年,俄国农村有了五千八百一十八个机器拖拉机站,,三十六万五千八百台拖拉机;百分之七十一的耕地,百分之五十四点三的播种,百分之四十三的八的收割和百分之九十四的脱谷都实现了机械化。到了1937年末,苏联共有二十四万三千七百个集体农庄,庄员占农村人口百分之九十三,共一千八百五十万户,拥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一的耕地。农业集体化已基本完成了!
集体农庄为苏联的农业进步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虽然其中也出现了不少偏差。但是集体农庄的确改变了俄国农村落后愚昧的状态。不再是工业和文化教育事业发展的绊脚石,而为苏联社会主义工业发展提供了强大的推进力。
(责任编辑:陈久艺)